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23][贾尼]情热》

23

前文目录

 

托尼是被饿醒的。他闭着眼睛摸了摸身边的位置,掌心一片柔滑冰凉,就像每次他睡完那些炮友之后想要的感觉。

 

他睁开眼睛,窗边的灯开得昏暗,外头华灯初上,日暮下一片璀璨,显得格外繁华。一张单人沙发在一半灯光下,提醒着托尼下午的时候他被摁在上面翻来覆去地做着少儿不宜的事。

 

他转开视线,有点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一点都不想动。被褥是丝织的,柔软、冰凉,左手像泄愤一样抓了一把床单。

 

“醒了?”

 

托尼猛地想坐起来,腰背的酸痛却在嘲笑着他的不自量力,他呻吟了一声躺回床上。他丝毫不觉自己脸上的微红,看着靠在门上的男人,“你怎么还在?”

 

背上重新触上柔软的被单,很舒服。

 

高大的男人缓步从黑暗中走进房间昏暗的灯光里,他靠近床边,俯视着深陷在床褥中的人,淡金色的睫毛半掩着眼睛,带着毫不掩饰缱绻柔情。

 

“为了把你那张贪吃的嘴清理干净,以免你生病。”贾维斯面不红心不跳地说,他一只膝盖压上床铺,俯身在托尼唇边印下一个吻。

 

托尼被这个吻带走了思绪。他忘了自己刚刚想说什么。

 

他们维持着这个姿势,四目相对,彼此的鼻息碰触着彼此的脸,空气被一个人吐出又被另一个人吸入。

 

托尼伸手覆在身上人的衣领上,贾维斯以为自己会被推开,他猝不及防地被拉低,唇角温热,轻得像蝴蝶飞过。

 

他怔了怔。

 

托尼像被他的反应取悦了一样,一截殷红的舌头舔了舔下唇,嘴边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轻轻地说:“礼尚往来。”

 

贾维斯正待继续这个堪称邀请的吻,他的手机铃声却不识时务地响了起来。

 

难得温情的气氛被打破了。

 

托尼像被铃声惊扰了一样,勾了勾唇,有些冷淡地推开他,“你的电话。”说完一手撑起上身,慢慢背对着他坐了起来。

 

贾维斯顿了顿,还是快速地凑过去在他后颈亲了一口,然后快步循着声音走出房间找他的手机。

 

托尼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随手拿起衬衣披上,在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找到了被调成静音的手机,上面显示十几个未接来电,他撇了撇嘴,让手机重新滑进口袋,慢慢悠悠地给自己扣扣子。

 

等他拾掇好自己,贾维斯的电话竟然还没打完,他状似不经意地坐在贾维斯身边的沙发上,翘起腿看着向他打手势稍等的人。

 

托尼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介意偷听。

 

“当然……”贾维斯嘴边带着一丝无奈的笑意,“我不是那个意思……今晚我的确早就约好了人的,朋友还在等着我。”

 

哦,朋友。托尼指着自己向他挑了挑眉,做口型问道:什么类型的朋友?

 

“你应该早些告诉我的……”贾维斯说道,“不是……好,好吧。”终于挂上了电话。

 

他应该问出口的,这个让贾维斯露出没办法的笑容的人是谁。

 

但他没有。

 

托尼站起身,双手插在裤兜里,朝他动了动眉毛。

 

贾维斯回他一个无奈的笑容。

 

托尼嗤一声,“真是不得了的大忙人,打了炮还有事要忙。”

 

贾维斯伸手扯住了他,趁着他怔愣的片刻,又亲了亲他的嘴唇。两唇相贴,他低声纠正:“不准胡说八道。”

 

托尼直到走到餐厅都没想明白到底自己胡说八道了什么。

 

-

 

一直到机场接上了人,坐在餐厅里,贾维斯都还是忍不住回味那个被自己一亲吻就失神的托尼。

 

坐在他对面的伊万本来一直说着自己来美的行程,结果发现对面的人竟然自顾自地笑了。他停下自己的话,一脸疑惑地问:“你在笑什么?”

 

“啊,没什么。”贾维斯像是被他拉回现实,嘴角的笑意却越发明显。

 

伊万把牛肉叉进嘴里,眼光在他脸上绕了几圈,他咳嗽了一下,放下了刀叉。“贾维斯,”他不紧不慢地说,“你恋爱了?”

 

贾维斯似乎有些惊讶他的问题,并不回答。

 

“你这是什么反应?”伊万不满地撅了撅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他撅嘴的动作莫名地又让贾维斯想到托尼,贾维斯觉得自己的反应就像个情窦初开的青春期男孩,他抿了抿唇,笑着说:“也许吧。”

 

伊万吸了口气,不太高兴地说:“什么是也许?跟我有什么不能说的吗?小气。”

 

贾维斯早就习惯了伊万在他面前的小脾气,许久不见,他还是把他当成那个没个正经喜怒无常的小弟弟。他不再说话,一边想着托尼一边吃东西。

 

过了一会儿贾维斯问道:“等下要把你送到哪里去?”

 

伊万瞥了他一眼,“哦,谢天谢地,这顿饭的结尾,劳您大驾,终于想起我来了。”

 

贾维斯失笑,“几天不见,脾气见长。”

 

“我没订房,”伊万理直气壮地说,“你在这儿,我订房干嘛?”

 

“还是说——”他拉长了声音,修长的手指捻起餐巾,慢条斯理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浅棕色的卷发在灯光下有着漂亮的色泽,那双不知道欺骗过多少有情人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贾维斯,“你家里有什么不能让我看见的吗?”

 

“伊万……”贾维斯无奈地看着他。

 

“我还不稀罕你的小房间呢,”伊万托着腮,双眸在餐厅昏黄的灯光下隐约闪着光。他说,“先让我对付一晚上吧。”

 

贾维斯只能应下。

 

他今天被托尼麻痹了,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伊万不太对劲的眼神。

 

快到家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绵绵细雨,伊万一边抱怨着贾维斯住没有电梯的小公寓,一边提着他的名牌行李箱磕磕碰碰地上着楼。

 

贾维斯说:“所以我说了让你不要来的。”

 

伊万正要说什么,看着他们走过去的门卫探出头来,“斯图亚特教授!”

 

贾维斯在二楼的楼梯上喊了声:“啊杰克晚上好,辛苦了,有空再聊!”

 

门卫坐回椅子上,喃喃地说完了后半句话,“你家里来人了……”

 

 

 

 

 

已经退烧啦 开心到飞起

下午完全不想睡觉了x

爬起来更新

群么一大口我的小宝贝们!!!

 

 
评论(3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