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19][贾尼]情热》

(前文目录)

19

 

托尼已经过了几天食不知味、夜不能寝的日子了——每天睁开眼就是给自己套好衣服,跟着霍华德原有的私人团队去给自己的父母办理后事、处理财产,接待那些他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与他们有过旧交的人。尽管大多数时候其实都是由这些负责任又高效率的人替他解决琐碎的细节,托尼还是觉得自己像被掏空了一样身心俱疲。

 

每天夜里混混沌沌地入睡,在梦里像是到了另外一个空间,耳边仿佛听到父母的声音,还有一些不知来往何处的窃窃私语,令他分辨不清哪里才是现实、哪里才是梦境。深重而漫无尽头的悲切如同一只紧追不舍的怪兽,每天带着狰狞的笑意,吞吐着他的噩梦。

 

托尼心不在焉地坐在沙发上,微微低着头盯着自己脚下,右手的拇指关节顶着下巴,过了一会儿他又像是不太舒服一样动了动屁股,双手用力交握在一起,两只手的拇指像是在打架一样左掐一下右掐一下。今天是霍华德生前专门处理私人事务的律师与他约好要单独见面,他有点像是从连日来的麻木里才醒过来似的,在这突如其来的单独约见中嗅出了一点不安的味道。

 

坐在托尼对面的私人律师看着又一次走神的男孩微微叹了口气。

 

“财产及公司股权方面的问题,一切按照遗嘱办理。今天我来,是有一样东西需要亲手交给你。”

 

托尼抬起头,微红的眼眶毫无神采地看向他,“我想问问,他是什么时候立的遗嘱?”

 

“在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和工作已经完完全全脱离了‘普通’这个范畴的时候。”律师回答,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托尼,“这里是霍华德一封亲笔书信,按照他本人的意愿,只能交到你——安东尼·斯塔克手里。”

 

托尼茫然地接过那个有些泛黄的信封,连客人起身告辞都没有反应。

 

他怔怔地看着信封上自己的名字,过了不知道多久,手臂开始酸麻,才慢慢地撕开信封拿出那两张薄薄的信纸。

 

-

 

“喂,差不多该休息了吧。”

 

在贾维斯又一次跑过终点线,正准备继续往下跑不知道第几个圈的时候,站在跑道旁的男孩突然凉凉地开口道。

 

贾维斯放慢了脚步,诧异地看向他,“什么事?”

 

“看你啊,”男孩棕色的头发略长,散在颊边的几丝卷发被他随意用手撩到耳后,贴在耳后的柔软发丝显出一种异样的柔媚。他理所当然地回答,“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让人欣赏自己喜欢的人吗?”

 

“……”贾维斯叹了口气,终于在唇边露出了点这些日子来难得一见的笑意。他摇了摇头,相处了一段时间,他把这个孤僻却又有点可爱的学弟看成了一个不合群的小孩,并没有把对方老挂在嘴边的表白当真,“又说孩子气的话。”

 

伊万“噗”地从嘴里吐出一口气,鼓着的腮帮子扁了下去,他两手背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走向更衣室的贾维斯身后,“你干嘛老把我当小孩啊?不是说了一万遍我喜欢你了吗?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交往?”他问着明知道不会有回应的问题。

 

“因为你就是小孩。”贾维斯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回答道。

 

“喂,贾维斯!”伊万停住脚步,不服气地大叫一声。

 

贾维斯头也不回地走向远处,背着身子摆了摆手,没有看到男孩脸上现出复杂的神色。

 

“果然斯塔克家就是没个好东西呢……”伊万在原地低声喃喃道,“老子儿子都喜欢抢走别人的东西。”他伸手隔着衣服握住了挂在胸前的吊坠,那东西坑坑洼洼并不规则,硌得他手心传来尖锐的痛感,但他非但没有松开手,反而像是在发泄内心的嫉恨,更用力地握了握。

 

“这位小同学,请留步。”

 

伊万脸上犹自带着掩饰不住的恼怒,低着头就往教学楼方向去。

 

“这位小同学,”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一双大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请留步。”

 

他在学校因为出身和身材饱受欺凌,除了贾维斯就从来没人对他客气过。这么一拍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他猛地转过身,戒备地看向拍自己肩膀的高大男人,对方身着质地考究的西装,并不是那些来找他麻烦的小混混,而脸上的轮廓还有种模糊的熟悉感。

 

“抱歉,吓到你了吗?”灰白短发的男人收回了自己的手,似乎很不习惯在脸上露出温和的表情,略有些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又恢复到颇为严肃的神情,“我想请问下,刚刚跟你聊天的那位同学叫什么名字?”

 

伊万眯着眼打量自己眼前的人,并不立刻答话,反而是在脑海里拼命寻找那丝若隐若现的熟悉感。他可以确认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那么到底他在哪里见过?

 

“小同学?”男人的睫毛跟头发一样,都是灰白色的,那双深邃的蓝眼睛专注地盯着伊万,像是并没有把他那些探究的眼光放在心里,对于这小男孩的冒犯丝毫不在意。看到伊万不回答自己,他又尽力温和地问道,“可以告诉我吗?就你这位朋友的名字。”

 

男孩的眼睛忽然亮了亮。

 

他看着男人眼角的细纹,熟悉的嘴角线条,还有那双天蓝色的瞳孔,忽然嘴边绽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伊万问道:“你是他的谁?”

 

男人像是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愣住了。

 

“噢你不用回答了,”男孩像是想到了什么愉快的事,脸上从戒备换成了一种带着天真的笑意,仿佛毫无戒心地向人介绍自己的好朋友,“他叫贾维斯,我是他的好朋友。”

 

“叔叔你找他什么事呀?”伊万握着胸口吊坠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微微歪着脑袋看向男人,两手像是有些不安一样绞在一起,“你不是坏人吧?”




久等了各位

比较短小

还有人在等文真是太好了

谢谢温暖的你们

 
评论(4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