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18][贾尼]情热》

前文目录


18

 

那天霍华德放下电话没多久,连行李箱都还放在客厅一角,就匆匆忙忙地出门了。

 

公司有一个政府项目已经进行了一半了,结果那位身居高位并且一直支持这个项目进行的政客竟然突然被爆出受贿丑闻,行贿的录音被公开发布在各大媒体,整个社会为了这件贪污案沸反盈天的同时,斯塔克工业这个项目的合法性也因此被摆到台面上备受质疑,又因为这本来就是个相对敏感的军事项目,站在反对阵营的政客们当然会抓住难得的机会发表演讲,以“到底是哪些人用金钱和导弹破坏世界的爱与和平”之类的讲题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霍华德为了给这事擦屁股已经忙得恨不得自己有瞬间转移的超能力,他已经忘了自己有多少天没好好合上过眼休息了,事实上真的让他睡觉他也睡不着——就是在梦里也尽是无穷无尽的会议。

 

雪上加霜的是他临出门前收到的电话是玛利亚的,她的姐姐多年独居在离纽约七十多英里的一个小镇上,作为紧急联络人的她收到医院的电话——她的姐姐因为在清理草坪的时候突然晕倒而被送进了急诊室,到现在仍在抢救中。

 

离家两个月的霍华德才刚刚坐热了家里的沙发,跟贾维斯甚至都没好好说完几句话,喝了两口孩子倒的水,临出门前他猛地想起贾维斯很快就就要高中毕业了,他想说些什么祝福贾维斯能被心仪的大学录取,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万一没被录取上岂不是要伤孩子的心。他摇了摇头笑了笑,就马不停蹄地就开车去接玛利亚了。

 

外人都觉得霍华德斯塔克是那种霸道总裁,玛利亚斯塔克不过是他精彩人生的一个作为家庭象征的点缀而已——但霍华德自己知道不是这样的。玛利亚是他一路狂奔的人生中唯一一个可以放慢速度停歇的港湾,也是他凶猛疯狂的世界里难得柔软的存在,一路上他尽力想说些什么安慰紧绷的妻子,结果在谈判桌上言辞锋利的他磕磕巴巴没说出几句安慰的话,反倒是发了好些关于这次工作的牢骚。

 

玛利亚静静地听着丈夫像个孩子一样倒豆子似的抱怨那些政客的鬼把戏,她温柔地看着开着车喋喋不休的男人,“亲爱的,你是在撒娇知道吗?”

 

霍华德的耳朵悄悄红了——这一点托尼完完全全遗传了他,被喜欢的人用宠溺的口吻安慰着,情不自禁就会害羞。他忍不住把视线从高速路上移到了妻子的脸上,“哦不我没有……”

 

“对你没有。”玛利亚接下他的话,把手覆在他的手背上,“我只知道没有什么能真的难得住你。”

 

霍华德正要说什么,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也许是上车时没放好,电话掉到了他的座位底下,响铃在他的屁股下不厌其烦地响个不停,让他不由得有些烦躁。他慢慢地降低了车速,“亲爱的帮我看一下前面,我得把这烦人玩意弄出来……”说完他就侧着身子试图够到座位底下。

 

真是够倒霉的。他想,一手按在方向盘上,一手试图够他那倒霉催的手机。

 

他的手指突然碰到一个硬块,刚想对玛利亚说手机这东西简直就是人类用来自取灭亡的,突然迎面一道快速移动的强光射向他的眼睛,而多日没休息好的他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甚至没来得及打方向盘,耳边就传来玛利亚的尖叫——

 

整个世界就像当时宇宙大爆炸一样,在“碰”地一声巨响后,又归于无尽的黑暗与寂静了。

 

托尼在接到电话前正跟贾维斯绘声绘色地描述学校的机器人设计比赛,“我觉得他们老是想把机器人设计成人形太傻了,就连移动都成问题,就算把它们整成个人形有什么用?还不如直接把它设计成一只机械手,只设定它从事特定的动作,再给它植入某种能自动运行的程序——比如能听懂我喊它之类的……”

 

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贾维斯打断他的话,拿起了话筒。

 

“您说慢一点,”贾维斯听到对方的话,下意识地看向托尼,对方无知无觉地看着他,还做了个“是妈妈吗”的嘴型,“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托尼,”他放下话筒,艰难地说,“是霍华德的秘书打来的。”

 

托尼很少去医院。事实上在他的记忆里,他根本就没去过医院。像平常的小病小痛,家里都是直接请医生上门的,像这样在茫茫夜色里,走进这栋白色建筑,在门口看着救护车闪着灯,来来往往的人个个行色匆匆,还有能推动的病床在自己身边路过,耳边充斥着痛苦的呻吟和无边无尽的吵杂。

 

一切都让他不知所措。

 

这时已经是夏末,夜里开始刮起一点带着凉意的北风。他还穿着短袖T恤,风好像怀着恶意一样,从有些宽大的袖口钻到他的身体里,带起一股实实在在的寒颤。

 

“我要去哪儿?”他那双大眼睛迷惘地睁着,身边的人行色匆匆,却没有人能回答他内心的疑问。

 

贾维斯看着怔然的他,只觉得心下绞痛难忍,但这个家的两个大人已经不在了,他比托尼年长,绝不能在此时此刻再失去方向。他拿出托尼的手机拨通,过了一会儿一个眼眶通红的男人就从走廊大步走来,他像是感冒了一样吸了吸鼻子。

 

“是安东尼和贾维斯吗?”男人问道,“我是刚刚给你们打电话的西蒙斯。”

 

“我爸妈呢?他们怎么了?”托尼愣愣地看着他问道。

 

红头发的高大男人像是被问住了一样。他的嘴唇抖了抖,拿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他又吸了吸鼻子。

 

“对不起,安东尼,”他的声音沙哑,一字一句说得很慢,像是从喉咙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锋利的刀锋,割得他的喉咙不能说话,“对不起,孩子……”

 

贾维斯紧紧地攥住托尼的肩膀,像是这个动作可以给他传递一些力量一样。

 

托尼像是没听懂一样,又喃喃地问了一遍,“我爸妈人呢?”

 

这位自称是斯塔克先生秘书的高大男人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之后发生的事,托尼就像眼前蒙着一层纱踩在云上一样,什么都朦朦胧胧地看不清,谁在跟他说话听不清,每个在他面前走过的人都像被什么模糊了面孔似的,每个人都长一个样。他只知道自己的肩上被贾维斯紧紧搭着,感觉到他手心滚烫的热度,像是这冰冷的人间里他还活着的唯一证据。

 

西蒙斯领着他们走到一扇门前,让他进去认人。那扇门后灯火通明,不像个停尸房,倒显得他们站着的走廊更像地狱,托尼怔怔地站在门口,伸出手按在门把上。

 

站在一旁的西蒙斯想开口说些什么,贾维斯敏感地看向他,朝他摇了摇头。贾维斯把托尼的手握进手心,然后在他迷惘的眼神下,替他伸手推开了门。

 

他们处理完医院的事已经是深夜了,西蒙斯开车送他们俩回家。

 

托尼一直看着窗外,深夜的纽约仍然灯火通明,他那双湿润的眼睛看着马路旁那些飞快掠过的灯光和建筑物,一切都像拢在沉重的雾中,让他如坠梦里。车里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突然在他的窗边一辆摩托呼啸而过,破风的声音不知触动了他哪条神经,让他忽然觉出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惊胆战。他像是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从今往后再也没有骨肉血亲在自己身旁。

 

托尼猛地转过脸,看向身边的贾维斯,他看到对方眼里来不及收敛的悲伤。他心想:是真的,这不是一个噩梦。

 

他的双亲竟然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他。

 

贾维斯看着托尼一声不吭地盯着自己的脸——他知道对方实际上什么都没看进去。托尼努力地想睁开双眼,眨着眼睛忍住泪意,憋得眼角通红。贾维斯一把搂过他的肩膀,把他的脸按进自己怀里。

 

回到家门口,西蒙斯看着后视镜,对他们说道:“之后的事会有斯塔克先生的团队来料理,”他顿了顿,像是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然而千言万语哽在后头,看着他前老板一直引以为傲的小儿子行尸走肉一般的眼神,最后他只说得出几个字,“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怎么节?怎么顺?

 

托尼站在家门口,他闭了闭眼,一切静悄悄的。

 

往常无论他多晚回家,玄关的灯总是开着的——妈妈怕太黑了,他看不见会摔倒。他们出门时是贾维斯锁的门,他顺手把灯关了,现在整栋房子的生气好像也跟着斯塔克先生和他的太太一起,离开了他们半大不小却尚未经事的小儿子。

 

贾维斯深吸了口气,强行把自己那口已经滑到唇边的叹息吞回去——他要小心地收好自己的悲伤和痛苦,因为他还要照顾这个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噩耗砸懵了的小爱人。他并不比托尼大几年,但他知道这个时候更需要坚强——他不能做那根把托尼压垮的稻草。

 

他掏出钥匙把门打开,进门把玄关的灯按亮。看着门外一动不动的托尼,柔声叫了一声:“宝贝。”

 

托尼盯着脚下大理石的眼神转到他的脸上,这句温柔的呼唤让他想起父亲临出门前喊他“傻小子”,让他想到母亲总爱叫他“我的托尼呀”……这声呼唤像是一把带着爱意的刀,轻柔地掠过他稚气未脱的脸,用力地捅进了他因为噩耗麻木了的神经,把他那些强行压住的惊恐、悲伤和无助从他的灵魂里释放了出来。

 

“贾维斯……”他小声地说,像是怕惊扰了黑夜里的那些沉睡的魂魄,“爸爸妈妈,他们再也不回来了。”

 

“他们真的死掉了。”

 

贾维斯内心酸涩难当,他强忍住几乎让他跪下痛哭的强烈悲痛,咬紧牙关,两手拉住托尼的肩膀,用力地揽进自己的胸膛,“不用怕,托尼,不用怕。”

 

“还有我。”

 

他感觉到自己胸口一片温热的濡湿。

 

他的男孩……就这样在一夜间,被敲碎了,被强行从保护罩里拉扯出来,仓皇地被推进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原作的设定霍华德和玛利亚在托尼21岁才意外身亡

本篇基于剧情安排强行让他们提早离开

这应该算私设了吧请见谅。

另外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角色的粉看到我的文

ooc难吃抱歉

 
评论(52)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