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16][贾尼]情热》

前文目录


16

 

医务室离得并不远,贾维斯在路上总觉得自己手臂和背上隐隐作痛,也幸亏伊万身材瘦小,他忍痛到了地方,眼看着伊万终于乖乖躺在病床上让校医检查,他才坐到一旁喘口气,随手一扯袖子,却发现有些黏糊糊的——手臂上不知被那群小流氓拿什么划伤了,竟流血流得把衣服都黏在伤口上。

 

贾维斯试着自己把黏住伤口的衬衣撕开,不知是因为刚刚压着还是因为汗水流到伤口里的缘故,轻轻的拉扯也让他忍不住呲牙咧嘴。

 

麻烦了……弄脏了衣服,只怕不好跟玛利亚交代。他想。他试着做了个侧着身子跌倒的姿势,认真考虑用跑步的时候摔倒作为借口能不能敷衍过去。

 

托尼跟了他一路,却没想到竟然跟到了校医室,更没想到会看到他下巴青紫,白衬衫的袖口都被鲜血染得通红。

 

托尼第一次受到这么强烈的惊吓。

 

斯塔克家从来就属于动口不动手的类型,且不说他跟贾维斯根本不像普通兄弟那样,从来都没有打过架。即使是他上学的时候,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严重的暴力,在他这短暂的十几年生命里,所有事情都能用脑子解决,因此用拳头解决的事实在离他过于遥远,以至于这竟然是他第一次看到贾维斯鼻子以外的地方流血。

 

他看着贾维斯皱着眉看着流血的手臂,甚至都没注意到站在门口的自己。罗迪跟在他身后,完全惊呆了——他是因为第一次意识到贾维斯这样的家伙竟然也会打架,而且还带着那个看起来就不简单的学弟。

 

哦,他真的不应该把托尼带来的。罗迪懊恼地想。

 

托尼默不作声地走到贾维斯身边,正好挡住了灯光,在他身上投下了一片阴影。贾维斯以为是校医来了,边抬头边笑着说,“医生您看怎么处……”

 

他的笑容凝在了嘴边。

 

托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绷紧嘴角,两手紧紧攥着,然而让贾维斯在意的是他憋得通红的眼睛。

 

“你……”托尼开口,却没想到喉咙发紧到几乎说不出话,他吞了吞口水,下巴无法控制地轻微抖了抖,“你搞什么啊?”

 

贾维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事实上他已经三十四天没跟托尼碰过面了。明明住在一间房子,可是他们俩却异常默契地避开可能会遇到对方的时间段,以至于竟然让他们真的像活在两个空间一样,一次面都没碰上,一句话都没说过。

 

贾维斯没见过真的活火山爆发。但他觉得现在在自己就是一座活火山。

 

一个多月以来被他苦苦压抑的想念就像被埋藏在地底的熔岩一样,被托尼目光中的热度所激发,无法控制地沸腾起来,那些冒着热气的爱意争先恐后地挤压着他拳头大小的心脏,几乎要把它挤破了。

 

他下意识地不想让托尼难受。“这没什么,”他快速地说道,“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一点都不疼。”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托尼忍不住吼道。

 

贾维斯没想到托尼会有这样的反应,他怔了怔,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我……”托尼深吸了口气,他的肩膀几不可察地颤抖着,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他抿了抿唇,竭力控制自己不要崩溃,“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蠢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解决吗?这么严重的伤口明摆着就是被人割伤的,你,”他的语速越来越快,快到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说到最后他哽咽了,“你在流血,你还敢说你不疼?”

 

“对不起,”贾维斯低声道,“对不起,托尼。是我说错话了,是挺疼的,对不起。”他伸出没受伤的手握住托尼紧攥的拳头,用了点力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对不起,亲爱的,别哭,没事了,真的,乖。”

 

“哦我的天,”托尼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湿漉漉的,那些晶莹的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着转,他咬紧下唇想让自己从那股巨大的窒息中缓过来,可是贾维斯白衬衫上的血迹实在刺眼,他垂着眼一看到那伤口,就觉得那简直就是割到他胸口一样疼,“随便你在什么地方干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可是你怎么能——你还在流血——哦我的天,医生呢?医生在哪?”

 

“没事了,托尼,”贾维斯觉得伤口真的不疼了,看到托尼的眼泪让他觉得更疼,“嘘,听话,医生在照顾伤得更重的人,看着我,我不是好好的吗?”他的手心温热,托尼被他握着的拳头情不自禁地松开,不知不觉地就与他十指紧扣在一起,他柔声安慰着,“我没事,我没事。”

 

托尼吸了吸鼻子,眼泪终于像是不堪重负似地沿着他的脸颊无声无息地掉落下来,甚至他自己都没察觉到,“随便你要喜欢谁,但你要……你要……你不能,不能让自己受伤。”他只觉得那血迹刺得他眼睛疼,哦不,不单是眼睛,还有他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因为眼前这个人的受伤而跟着像被刺伤了一样在汩汩流血,“你就不能好好上学读书训练吗,你要是嫌我烦你,为了避开我跑到这地方来,你以后大可以放心到点就回家学习,至少我的学校可没有这样的暴力事件……”托尼的眼泪就像断了线似的往下掉,他口不择言地说了一堆话,不知不觉竟把自己的心里话倒了个透。

 

“嘘——”贾维斯再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口,他站起身,一把揽住托尼的脑袋,按在自己肩膀里,“你知道不是这样的,宝贝。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好吗?别说傻话了。”到了此时此刻,他也顾不得还杵在一旁的罗迪了,他侧过头轻轻地吻了吻托尼的耳朵,“没事的,宝贝,对不起。”

 

像是贾维斯的怀抱里有让托尼安定的功效,托尼的肩膀还微微颤抖着,没被贾维斯握着的手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攥着,然而终究是冷静了许多,没再乱七八糟地说什么了。

 

他的眼泪无声无息地浸湿了贾维斯胸前的衣服,像是带着他滚烫的体温直浸透了他的皮肤,渗进了他的血管,随着血液流进了他的心脏。贾维斯只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勇气支撑住了自己,让他产生了无尽的力量去为他的男孩做所有的事;又像是这些眼泪带走了他的懦弱和犹疑,叫他再也不舍得把他心爱的人推离自己的怀抱。

 

贾维斯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头顶,“对不起,宝贝,对不起。”

 

托尼在贾维斯的怀里深深地呼吸着他的气味——这许多天来飘忽不定的灵魂终于找回了躯壳,终于回到了他该去的地方。他才发现自己是如此想念这个温热的胸膛,想念到他可以不计较这些天来的猜忌和痛苦,想念到他可以不要那些可笑的自尊,想念到他愿意做那个低头求和的人,想念到他愿意为了留住这个怀抱做任何事。

 

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别的人了?他惶然地想。


他还是我的吗?


谁也没注意到门外站着一个本应躺在床上休息的身影。


 
评论(4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