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8-2][贾尼]情热》

8-2

1  2  3  4  5  6  7-1  7-2  8-1

 

哈皮感觉自己陷入了某种两难的境地。

 

一方面,他相当确定自己知道了托尼的一个秘密——他的意思是,尽管自己已经知道很多托尼的秘密,比如什么时候去了哪里跟哪个大明星睡了,或是瞒着董事会做某个一意孤行的计划,甚至是要他做帮凶瞒着他女朋友去做一些先斩后奏的事。但这次不一样——尽管他没有佩珀那惊人的直觉,他也意识到自己这次是知道了托尼某个更私人、更不为人知、埋藏得更深的秘密。

 

另一方面,他真的很想询问一下自己女朋友的意见,在明知自己老板是个自大的恋爱白痴时,该不该给他提供一点善意的建议?但如果他发短信问佩珀的话,这个秘密就要被第三个人知道了。虽然那是自己的女朋友,但他确信托尼应该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谁能来告诉我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哈皮心想。

 

就在他挣扎的时候,突然听见后门打开的声音,他甚至没来得及打开门下车,就听到托尼关门前的一句话,“不用跟着我了,你先走。”

 

我真的不应该纠结的,哈皮绝望地想。我应该直接勇敢地说出口的。

 

我真的想不到有哪个人会接受一个变态跟踪狂,就算他是安东尼.斯塔克也不行。哈皮透过车窗看到托尼自然地把刚用于偷拍的手机放回口袋里,加快脚步跟上了那个已经走远了的金发男人。

 

托尼跟着贾维斯走了一段路。他知道贾维斯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公寓,离这里也就几条街的距离——他私心里不想让自己身边的人知道这人住在这里,就算是哈皮或是佩珀都不行。考虑到他是匿名雇的私人侦探,对方也不知道他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斯塔克,所以应该也是安全的。

 

至于自己把贾维斯调查了个透的动机——他给自己的解释是,自己亲爱的“哥哥”竟然敢离家这么多年音信全无,他调查他是世界上最合理的事情。

 

托尼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贾维斯身后,他知道再走一小段路,右手边的那栋公寓就是目的地,门牌号是7211B,住3楼。他其实没想好自己跟着贾维斯是要干什么,没想好如果被发现了的话要怎么解释,没想好在那天见面后,自己现在应该以哪种表情来面对这个人,他只是……自己已经把号码给他了不是吗?可是过去了一周,这个人根本没有联系过自己。

 

今天的天色有些阴沉,乌云压得很低,似乎随时都可能下雨,就像托尼的心情。

 

他根本没打算联系我吧?就算是为了他那个“特别优秀”的学生的事,也该打电话问问我啊?他那副关心学生的样子完全都是装的吧?托尼已经被自己脑子里层出不穷的想法弄得很不耐烦了——事实上,他就不是那种能忍耐的性格。

 

所以他才跟到了这里。

 

走在前面的贾维斯却并没有如他所料地继续向公寓走去,路边有一家咖啡店,他在门口低头踌躇了片刻,看了看手表,拉开门走了进去。


这时,突然“沙”地一声,天空落下了大雨。

 

托尼只好躲进了路旁的屋檐下。路上的人很多,突然而至的大雨让路人纷纷躲避了起来。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目力这么厉害——阴暗的天色下大雨滂沱,就像给整个世界蒙上了一层纱,来往匆匆的人都变成了背景,穿过人群,他一眼就看到对街咖啡店里,贾维斯站在柜台前,低头看着里面的蛋糕,皱着眉似乎犹豫该选哪一个。

 

他要买蛋糕给谁?托尼嫉妒地想。他可一点都不喜欢这些甜腻的玩意。噢,他选了草莓奶油蛋糕,呵呵,也不知道是买给谁的?难道他家里有人?

 

他看着贾维斯提着蛋糕走出咖啡店,站在门口,抬头看了看下着大雨的天空,这时一个女孩从咖啡店里追了出来,红着脸指了指他手上的长柄伞,跟他说着什么。

 

贾维斯点了点头,走进咖啡店把手上的书本和蛋糕放下,在门口撑开那把伞,把那个女孩护送到不远处的车站,又回到了咖啡店门口。这时店门口又有一个女孩正犹豫不定地看着另一边的地铁口,贾维斯走到她身边,低头询问了一声,女孩感激地看着他,接着他又把她送到了地铁口。

 

再次回到咖啡店门口时,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白衬衫紧紧地贴在他精瘦的背脊上。贾维斯挽起了袖子,撸了一把沾湿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笨蛋。托尼默默地想。

 

他站在对街屋檐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贾维斯接过店员递给他的纸巾,擦着脸上的雨水。

 

托尼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强烈地想念着眼前的这个人,就在这个彼此只不过相隔一条街道的时候,那些被他深藏在内心深处的思念就像突然爆发的熔岩一样,不受控制地从他的身体里汹涌喷出。

 

他们明明可以见面的,无论是用什么方式,只要他们之中哪怕有一个人想见。可是这八年里,谁都没有试图去与对方联系。

 

一开始的时候,托尼会想,贾维斯真的这么狠心吗,他真的不会对自己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想念?但时间会使人麻木,后来的他就再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安东尼.斯塔克明明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但是在此时此刻,在这个夏日的暴雨天里,看着那个不顾自己浑身湿透,却仍然温柔地护送着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的贾维斯,托尼记忆里那些他以为早就湮灭的片段却像不知从哪里飞来的棒球一样击中了他。

 

他记得那个只属于他们的夏日的雨天。想站在他面前,想拥抱他,想亲吻他,想听他说那些女孩喜欢我也无所谓,我喜欢的人是你。想让他抚平自己内心那些痛苦和思念。

 

最终贾维斯又送了几个咖啡店里没有伞却想到地铁站的人,而他自己却浑身湿透。咖啡店里只剩下几个人,雨势比刚刚更大了,其他的人似乎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托尼以为贾维斯会赶紧拿上东西回到不远处的公寓,可是那个人却站在门口抖了抖雨伞,并没有离开。

 

赶紧走啊,就算是夏天也会感冒的。托尼真的不知道该说这个人什么好,这家伙没有自己在身边果然智商也下降了吗。

 

虽然在咖啡店门口淋不着雨,但他那件白衬衫已经完全湿透,温度虽然不低,但是这挟带着湿气的风吹在身上一定也不好受。托尼觉得自己心里就像被一根针有一下没一下地扎着一样,他看不到这个人的时候尤可强装根本不在意他,可是当这个人在自己面前犯傻——他根本无法忍耐。

 

托尼没有迟疑很久,左右张望了一下,抬腿跑向咖啡店。就在他从屋檐下跑出来的时候,贾维斯却低头打开了伞,怀里护着书和蛋糕,向公寓走去。

 

托尼连忙跑快了一点,朝他喊:“喂,贾!”

 

贾维斯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被大雨淋得眯着眼的托尼,高级西装被很快打湿,托尼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雨水打湿,他无意去在乎自己的造型了,“雨太大了,我没带伞,不介意我去你家避雨吧?”

 

托尼发誓,如果这个人敢说一个不字,他一定……虽然没想好到底要怎么办,但总之一定不会让他好过就是了。

 

贾维斯静静地看了他两秒,快步走到他面前,黑色的大伞在托尼的头上被雨滴拍打着。男人垂眼看着他,“那就走吧。”

 

托尼听到自己的心跳,怦、怦、怦。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好像因为被胸膛禁锢着而不满。他觉得自己几乎能在耳边听到血液流动的声音,他的身体好像只是因为接近这个人,就快乐得不受主人意志力的控制一样。

 

贾维斯淡金色的睫毛半遮着湛蓝的眼睛,在雨伞下他们靠得近,托尼觉得自己几乎要被他身上散发的气息蒸腾得要冒烟了。

 

这个该死的,讨厌的家伙。托尼红着耳廓心想。





今天连更

昨天看梵高看得太放飞了 都没空更新…

今天更了9之后会一块回复各位的

么么一哒

 
评论(31)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