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6][贾尼]情热》

6

01   02   03   04   05  

 

贾维斯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他的脑子里好像有一个疯狂的小人开着滑翔机,把他青春期的荷尔蒙和被酒精稀释了的理智搅成了一团浆糊。那个还知道分辨是非对错的小人被无情地关进了小黑屋子里,只能从一扇小窗里眼睁睁地看着他在人来人往的集市上,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摁着自己的兄弟做着不对的事。

 

他好像能听到那个头上带着尖角的小人大笑,得了吧,承认吧,你早就想这样对他了,不是吗?

 

不,我不想......我不能强迫他。

 

他带着葡萄甜味的嘴唇青涩却用力地碾压在托尼柔软的嘴唇上,对方微闭的眼帘让他情不自禁地想索取更多,但他忍住了。他们明明只是四片嘴唇贴在一起,可离开对方的感觉却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块粘在水泥地上的牛皮糖。

 

托尼涨红着脸,眼里带着些许迷惑、下意识的信任和不自知的诱惑,湿润微红的眼眶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块散发着香甜味道的巧克力蛋糕。他微微仰着头看向紧紧抓着自己手臂的贾维斯,主动地凑上去,温热的鼻息几乎喷到贾维斯的脸上,有点委屈地说:“再来一次啊。”

 

这是不对的。贾维斯的脑子已经乱得像一锅煮得不停冒泡泡的粥,可是内心有个声音让他无法再放任自己。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而他甚至还没满17岁,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着一个怎样肮脏的怪物。

 

已经够了。这一定是他的第一个吻。我就像个潜入城堡的盗贼,把他的小王子少年期最宝贵的东西偷走了。他要珍藏一辈子,独享这个甜蜜的不伦秘密。

 

贾维斯闭了闭眼,松手向前一倒,把自己重重地搭在托尼的肩膀上,嘟嘟囔囔地说:“我困了……”

 

“什,什么?”托尼被他撞得退了半步,他伸手抱住贾维斯,“喂?喂!”

 

贾维斯鼻间都是托尼身上沐浴露的马鞭草香气,他深深地闻着那股清新的味道,就像真的睡着了一样发出沉重的呼吸声。

 

“喂!”托尼用力地抱住他,恼怒地骂道,“混蛋!你把我当成谁了?喂!给我醒醒!”

 

我把你当成我心里的那朵玫瑰,我偷偷地掀开玻璃罩给了你一个吻。但我不能说。

 

我不能说。

 

-

 

快餐店想当然不会安静到哪里去,周围都是吵吵闹闹的。人声伴着店里莫名其妙的欢快的音乐,让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不知不觉提高声音把这个环境制造得更加热闹。

 

所以这个角落就显得怪异的安静。

 

贾维斯坐在窗边,他觉得也许是因为阳光直射他眼睛的关系,让他觉得看不太清坐在身边的托尼。他们上一次离得这么近是什么时候?他模模糊糊地想。记不太清楚了,但他记得很清楚的是当时的托尼绝不会用这种神情对着自己。

 

这种玩世不恭的姿态,表达着不满的紧抿着的嘴唇,那双在过去总是盛着笑意的甜蜜的眼睛现在让他读不出其中的情绪。他留了一圈小胡子,面无表情的脸显出一股长期居于上位的压迫感。

 

他像终于被阳光晒疼了一样眯了眯眼,吸了口气,开口温声道,“很久不见,托尼。”

 

托尼只觉得更生气了。不,应该说是非常生气。自己撞破了他对自己的学生下手——而且这位学生还有可能是未成年人,那头棕色的卷发多可爱啊,看着人认真说话的样子甜得就像一颗太妃糖。哦,他竟然还敢叫自己的昵称,一个改姓斯图亚特的叛徒,他竟然敢!

 

他笑着说,“关于你这位学生,你就没什么想说的?教授?”

 

贾维斯的耳廓有点发红,托尼叫他老师也好,教授也好,不知为何都让他觉得害羞,“噢你说哈里,他……他的确非常优秀。我还没教他课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他了,他……他很特别。”

 

呵呵。托尼在心里冷笑两声,他的脸上显出一丝刻薄的笑意,“真的没想到,你现在竟然还能对自己的学生做出这样的事来。看来离开斯塔克家也并没有治好你的‘病’啊。”

 

“什,什么?”贾维斯的脸色刷地变白了,对着这个人,他的灵魂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不知所措的少年身上,这些年来学习的雄辩和侃侃而谈都像流水一样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下意识地反驳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托尼从他变白的脸色里好像得到了某种进一步攻击他的力量,“我们都很清楚不是吗?”他盯着贾维斯湛蓝的眼眸,但是没有从里面看到任何心虚或惊慌,只有痛苦。但这种痛苦却像刺激了他一样,让他情不自禁说出更多带刺的话,“记得你说的吗?你就喜欢这样的。怎么,在学校里如鱼得水吧?”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贾维斯终于从方才荡漾的心情里冷却下来了。他突然意识到,托尼不是来跟他愉快地叙旧的,哈里只是一个让他借题发挥的借口。然而这个借口,他却不能再解释了。

 

他什么都不能说。

 

“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贾维斯沉默了半晌,别开脸低声道,“他是孤儿,学习非常刻苦,考上MIT付出了你想都想不到的努力。如果你真的能提供一个斯塔克工业的实习职位,他会非常非常感激你的。”

 

那双蓝色的眼睛又从自己身上转开了。

 

“是吗,想都想不到的努力,一般是智商原因,”托尼漠然地说,“行啊,让我看看他有什么能耐,让你能越过他的外表,看到他丰富的内心?”说完他像终于无法忍受这里的吵闹一样站起身。

 

贾维斯抬起眼看着托尼扯了扯红色条纹的领带,雪白的衬衫领子微微挣开,他的脖子上印着一个明显的、惹人遐想的红痕。

 

他觉得自己的眼睛真的被今天的好阳光灼伤了。

 

他突然开口道,“你过得好吗,托尼?”

 

托尼没料到他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微微一怔,他看着这个男人眼神认真地看着自己,那双像能把人的灵魂带走的蓝眼睛一如从前地凝视着自己,就像这中间别离的多年都不曾存在,就像他只是像今天上学要提早出门回去练习一样先走了一步,就像他没有先把自己高高地抱起后却又重重地摔下,就像他一直以来都——都还爱着自己一样。

 

你怎么敢问我?

 

他戴上墨镜,一手撑在桌上,凑近男人的面前,“你觉得呢?我的贾。”

 

你觉得我过得好吗?

 

那你呢,你过得好吗?






tough day…………

年底真的忙死了 工作各种烦

反而是写文最让我感到放松

日更反而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单纯的工作机器

工作之外也有自己的灵魂


啊 活着是真的不容易啊

有爱的人 就一定要珍惜他啊

 
评论(32)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