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5][贾尼]情热》

5

01   02   03   04

 

一个是大呼小叫、长吁短叹的“下半身不遂”的少爷,一个是流鼻血不止、头晕目眩的少爷,这间宅子的管家和女佣感觉自己已经好些年没有这么忙碌过了。贾维斯少爷是很好照顾的,他乖乖地被扶着斜坐到自己的床上,任由女佣为他擦脸,一动不动地任由医生用手捏着他鼻子为他止血。他那双深邃的蓝眼睛一会看看站在一边的女佣,一会看看医生,一句话也不说。

 

医生忍俊不禁,“我儿子跟少爷你差不多大,可没有你一半的老实。”贾维斯听了唇边扯起一个羞涩的微笑,朝医生眨了眨眼,瓮声瓮气地说,“是我麻烦你们了,如果只是要固定捏着鼻子的话,我自己来就好。”

 

医生正要说什么,托尼从门外姿势别扭地走了进来,看到他们谈笑闷闷不乐地说:“万人迷贾维斯就连流鼻血也要散发魅力吗?”听到他的声音,贾维斯忍不住就想要扭过脸看他,医生连忙阻止:“别动!”

 

“你的腿好了吗?”贾维斯只能梗着脖子尽力让眼睛往旁边瞟,看着托尼慢吞吞地走到他面前,又面容扭曲地坐在他脚边,鼓着脸说,“我再休息一下就行了,哪像你这么娇弱,还需要人伺候呢!”

 

托尼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闷气。可是看着女佣拿着毛巾在贾维斯的脸上擦拭,医生还与他有说有笑,而他本人呢,甚至还没穿上衣服——这在女士面前可不大体面。他的意思是,这家伙已经18岁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总而言之,他不太高兴,大约是因为自己今天到海滩去的计划不能如期实现的缘故。他看着一脸无辜地被照顾着的贾维斯,突然想起自己每次在社团活动结束后到体育场找贾维斯,总能看到他被一些女孩围在中间的情景。哦,讨厌的万人迷。他想。

 

“别seng气,tou尼,”贾维斯朝他安抚地笑了笑,被捏住鼻子说话的他说话及其可笑,“我不要紧的,很快就好,里不su服就不要到处跑了……”托尼被他逗得“噗”地笑了,耷拉着的嘴角情不自禁地翘起,他轻轻拍了一下贾维斯的小腿,“我已经好多了!而且,我可没有流血!”

 

房间的窗帘被人拉起,窗外艳阳高照,阳光晒进房里,洒在少年雪白的脸侧,金色鬓角闪闪发亮,就算下巴上还沾着一点没擦干净的血迹、鼻子被人捏着,也丝毫无损他的好看,光线射到他蓝得发亮的眼睛里,让他像个不小心落入凡间的天使。托尼一时看得怔住了。他忽然意识到,是因为长大了吗?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看的?

 

他觉得自己不太对劲。他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了,清了清喉咙,问道,“他不是生病了吧?”

 

“好啦,”医生慢慢松开手,认真观察了一下贾维斯的鼻子,“青春期的小男孩偶尔流鼻血是很正常的,不用太过担心了。休息一下就好。”

 

“我自己也觉得没什么事,”贾维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麻烦你们了。”医生收拾好东西,慈爱地看着他,她知道贾维斯并不是斯塔克家亲生的儿子,因而对懂事又有礼貌的他多了些怜爱,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才跟着女佣走出了房间。

 

哦,这个医生可真讨厌。托尼心想。

 

“嘿,”贾维斯看房门被关上,凑到托尼跟前,捏了捏他盘在床上的小腿,“还难受吗?要不要我给你按摩一下?”

 

托尼脸倏地一红,拍开他的手,“我,我才没那么娇气呢,还要你给我按摩!”他绝不会承认自己突如其来的害羞,他觉得被贾维斯碰过的地方像发热一样,让他有些不自在。

 

“是是,”贾维斯叹了口气笑道,“是我想让你赶紧好起来,你不是想去市集吗?我在想,也许今晚还能跟你去逛逛呢。”说完又抿着唇摇了摇头,“不过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在家里休息休息得了。”说完作势就要躺回床上。

 

托尼的眼睛就像被点亮一样,他一把扯住贾维斯的手,自动自觉地就伸长了腿,“我改变主意了,我还辅导过你的科学课呢,现在是你报答我的时候了。”

 

感谢贾维斯在田径队里学到的帮助肌肉放松的按摩手法,夜幕降临的时候托尼终于觉得自己不需要与轮椅共度下半生,甚至已经兴奋得连晚饭都解决得异常迅速,一直用难掩激动的眼神暗示性地盯着贾维斯,让对方只能没办法也赶紧吃完,接着在管家忧虑的眼神里带着已经能跑出门外的托尼坐上了小摩托。

 

“少爷们,请你们注意安全。”管家站在门前紧张地看着跨上小摩托的托尼,“安东尼少爷,虽然这种小摩托的速度并不快,但还是请您扶紧贾维斯少爷的腰,好吗?”说完又转向一脚踩在地上再扭动摩托扶手的贾维斯,“贾维斯少爷,安东尼少爷带好手机了吗?”

 

托尼歪着头问,“为什么是我的手机你却要问他?”

 

贾维斯大笑,摸了摸在自己腰间的托尼的手,扭了两下小摩托的扶手,发出喷气的声响,“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比较可靠的那个!”说完他一踩油门,带着托尼的尖叫开向市集的方向。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贾维斯少爷。”管家被喷了一脸尾气后喃喃地说。

 

贾维斯拿到驾照也才几个月,甚至还未曾自己开着车出门,这种小摩托虽然并不需要驾照就能驾驶,还是让少年的心飞扬了起来。夏日的夜晚带着清爽的海风扑在他们的脸上,驱散着他们因为兴奋而升起的热气。五颜六色的市集上的彩灯越发清晰地展现在眼前,托尼忍不住发出轻呼:“哇哦——”

 

“还没到呢,别太激动了,抓好我。”贾维斯在前面大声提醒道。

 

车速并不快,但是夜晚的海风还是把他淡金的头发吹得向后,他胡乱地用手捋了捋,发现并没有什么用后就随它去了。托尼与他贴得近,脸上不时被他微长的发梢搔到,他此时的心,就像个氢气球一样被他吊在半空,被那些发丝搔到时,那个气球就飘飘荡荡地自己随风乱动。

 

莫名其妙啊你。他心想。

 

市集的入口挂着巨大的横幅:“一年一度的葡萄酒节正式开始!欢迎品尝!”到处都是人,岛内的居民显然对这个节日也是相当重视,人群熙熙攘攘,每个摊子竟然都有设置试饮的小桌子。摊主们似乎都不太在乎赚钱,人们发出快乐的笑声,周围都是碰杯的清脆声响,五颜六色的彩灯被挂得到处都是,还有售卖食物的摊档,空气里混杂着葡萄酒和食物的香气。

 

托尼和贾维斯在市集里走走停停,一个一个摊口耐心地走过。托尼在一个售卖手工木制品的摊口停下,他蹲下身认真地看那些能放在手心的小小雕刻品,不知为何那种粗糙和淳朴的质感引起了他的注意。纽约什么都有,更好更漂亮的东西多得是,这没错,可是这些纯手工的,只代表着作者一时心血来潮的创作和并不高深的技艺,却让他感受到一种更纯粹的快乐——就像这个小岛带给他的感觉。

 

他拿着相机问看上去有些年纪的摊主,“先生,我可以给您的作品拍张照吗?”

 

摊主像是喝醉了一样眯着眼看了看他,摊开手心豪气地一挥,“随意!难得有人欣赏它们,何乐而不为呢!小伙子,有兴趣买一个吗?只要3美元一个!”

 

贾维斯弯下腰看,指了指其中一个伸懒腰的猫咪,“不如就这个吧?”特别像偷懒的你。他心想。


他正要转向托尼,闪光灯一亮,却被相机记录下了盯着猫咪雕刻的样子。托尼放下相机朝他咧嘴一笑,他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穿过贩卖工艺品的摊口,他们来到了提供座椅和桌子的休息区域,贾维斯正要提议回去,托尼却突然转过脸说,“我们也喝一杯吧?”

 

“托尼,我要提醒一下你,你还没到能喝酒的年纪。”贾维斯皱着眉不赞同地看着他。

 

“古板的家伙,”托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是不可以,但你可以啊。”

 

贾维斯愣了愣,“可我还要载你回去,这真的不是一个好建议——”

 

“喂,你不是怕了吧?这小摩托我也可以骑,”托尼撇了撇嘴,“行吧,胆小鬼。”说完转过身就要走。

 

不知是夏日的热气让贾维斯的脑子也开始发热,还是因为早上的流鼻血让他不太清醒,这一次的他突然经受不起托尼的激将法,他二话不说从旁边的摊口拿起一杯葡萄酒,拉住托尼的手臂,“谁说的!”说完一仰头,把一整杯都灌进了喉咙里。

 

托尼眨了眨眼,看着他的脸迅速地发红,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家伙,酒量差劲得很嘛——”

 

他们站在休息区的角落里,头上的路灯似乎接触不良,“滋滋”两声后忽地熄灭了,他们俩一下子就站在了黑暗之中。五颜六色的彩灯并不十分光亮,一闪一闪地在彼此的脸上反射出微弱的光。贾维斯的脑子在酒精的蒸腾下越发地不清晰起来,他看到自己面前的男孩快活的笑容,额前的棕色卷发在傻气的彩灯下闪现着隐约的光泽。周围的人声像离得很远,只有他的男孩离得这么近,近得他觉得自己能看清他脸上细小的绒毛,看清他从唇间伸出舔了一下嘴唇的粉色舌头,看清他甜蜜的焦糖色瞳孔,看清他瞳孔里那两个红着脸的、小小的自己。

 

他的男孩。

 

鬼使神差的,贾维斯觉得自己像被什么控制了一样,他在拉着托尼的手上用了用力,把他扯到自己身前,然后在他惊诧的眼神下靠近他的嘴唇。

 

他听见远处的海浪拍打在岩石上,一下又一下;那些海鸟拍打翅膀又落在岸边,慢慢地静寂下去;他好像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漫天的星河,在无数光年外闪闪发光;他还感觉到夏日的时光从他指间、身旁流过,像悄无声息的河流。

 

“贾……”他听到那细小的几乎听不见的气音从他们紧贴的唇角漏出。

 

托尼红着脸盯着他。

 

“可以再来一次吗?”






可以啊

你想来几次都行

(邪魅一笑

(bushi


还有2分钟才到12点

感觉自己得到了某种胜利= =


晚安各位

 
评论(2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