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4][贾尼]情热》

4

01    02     03


早晨十点,岛上的阳光是刚刚好的,带着夏季海风的清新气味,温度不至于太高,空气里好像充斥着让人愉快的粒子,一呼一吸间都让人慵懒舒适。海鸟在天空飞翔,从远处传来人听不懂的交谈。

 

托尼经过昨天爆发式地踩自行车,过度使用他那久不锻炼的下肢肌肉,早晨醒来的第一反应是“我是谁我在哪我的腿怎么没感觉了!”在床上大呼大叫使得管家先生不得不指挥着女佣破门而入,结果看到他们的小少爷一脸万念俱灰的表情使劲捶着他那可怜的腿。

 

他们的动静实在闹得太大了,隔壁房间的贾维斯惊醒后甚至连拖鞋都来不及穿,赤裸着上半身光脚跑过来,他皱着眉走到托尼床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管家先生尴尬地说:“贾维斯少爷,安东尼少爷他,他……”

 

托尼刚睡醒的眼角还挂着泪珠,头顶翘着一撮不服输的冲天卷毛,他哭丧着脸对贾维斯说:“我瘸了,贾维斯,我的下半辈子要怎么办?”

 

贾维斯:……

 

管家和女佣:……

 

“好好说话,”贾维斯叹了口气,看着他那张睡得红扑扑的脸蛋又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他忍耐着心底那股想要摸一摸托尼头顶的冲动,坐在他的床边,又朝门边的一众人挥了挥手,“行了,你们都出去吧,我给他按摩一下就行。”

 

看着房间门被关上,托尼可怜巴巴地转向贾维斯,那双闪闪发亮的大眼睛写满了委屈,眼神在自己床边的人身上瞟上瞟下,一边掀开被子一边嘟嘟囔囔,“你还有腹肌哎……看样子你的腿也没什么事……所以只有我瘸了吗……”

 

贾维斯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上了他的脑袋,柔软细腻的发丝穿过他的指间,让他的心也变得软绵绵的,又像是被轻轻地挠了一下,带着点隐秘的酥麻。他无奈地说,“我给你揉揉可能就会好一点,你这就是缺乏锻炼才会难受的。”

 

他低下头,看到托尼那两条少见日光的腿白花花的,因为不舒服而乖巧地一动不动。少年因快速发育而显得有些单薄的骨骼包裹在细腻的皮肉之下,显出一种不自知的诱惑。贾维斯几乎是被自己脑子里的想法灼伤了——一些模糊的、肮脏的、黑暗的想法。他猛地把被子又盖上,甚至还把被子塞了塞,裹住托尼的腿,他觉得自己鼻尖痒痒的,“你怎么就穿着内裤!”

 

托尼无语地被裹住了腿,他莫名其妙地说:“……明明你才是裸奔的人,为什么我还穿着内裤,你反应却这么大嘛。”他指着贾维斯赤裸的上身,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线条明显的腹肌,啧啧称奇,“怎么田径队也能练出肌肉?我还以为你们只是一群在跑道上尖叫以获取某种神秘能量的疯子。”

 

“……那是喊号子,不是尖叫,我们是在练习,不是邪教组织。”贾维斯摸了摸还在发痒的鼻子,无奈地回答。

 

——啪嗒。

 

一滴鲜红的液体从贾维斯的鼻子滴落在白色的被单上。

 

他搓了搓鼻子,感觉到一股热流开始源源不断地从自己的鼻子里冒出来,他打开掌心,看到自己摸了一手的鲜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窗外本来悠闲停留着的海鸟被声响惊的飞起,门外的女佣再一次破门而入,看到他们的安东尼小少爷惊恐地指着面前的人,“我发誓不是我干的,你们快来救救他啊——”

 

海边旅游的第二天,一大早就很热闹。

 

-

 

贾维斯承认,自己是暗地里幻想过无数次与托尼重逢的场景。他在内心组织了一万字,还试过在早晨洗漱时不由自主地就开始练习要怎么微笑才显得妥帖恰当,甚至想象过是在某条街某个路口某个街灯下,托尼可能穿着什么样的衣服,身边也许还会有什么人。

 

他还想过也许是他先看到托尼的,毕竟他就是更在意对方的那个人。但面对面的相遇也不是没有可能,托尼的眼里可能会显示出惊讶也不一定。还有一种可能是他们都匆匆走在路上,其中一个人不经意地回过头,却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他想他一定要做首先开口的人,否则托尼可能会强装自己只是陌路人,并不愿意搭理他。他要先截断托尼逃跑的后路,微笑着与他打招呼,对他说,嘿,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他知道过去的托尼不是那种能视而不见的人,但过了这么些年,他不能肯定,所以情况可能分为两种:一种是托尼局促地回答他,挺好的;还有一种则是把自己当成空气。

 

如果托尼回答他,那么他就会趁机打探他的消息,或许还能拿到他的联系方式;如果托尼把自己当成空气,那他就……

 

每一次的幻想都是分类讨论到此处就戛然而止。因为他也不知道,那自己还能怎么样。而这种可能性,应该是发生几率最高的——尽管这么多年来,其实他也从来没有一次机会能接触到全城大名鼎鼎的安东尼.斯塔克哪怕一次。但他就是觉得,对方恐怕并不想见到自己,也许甚至还厌烦着自己。

 

所以现在,贾维斯听着耳边托尼跟他那个满脸崇拜的学生愉快地交谈着,只觉得自己好似活在一个超现实的空间里,这一切应该都不是真的,他的脑海一片空白,过去的幻想并没有帮上一点的忙。

 

“斯塔克先生,我知道您也是MIT毕业的,可是,”哈里兴奋得脸蛋通红,开玩笑,这可是斯塔克工业的总裁,这可是17岁就从MIT毕业的天才,这可是,老天,这可是自己的偶像啊,他宿舍里还贴着一页他的报纸呢。“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有机会能见到您本人!我,我的目标一直都是毕业后能到您公司工作!”

 

托尼笑了笑,手里把玩着眼镜腿,“看得出来你是个充满热忱的好小伙,你的专业是什么?或许你需要一个实习的机会呢?”他一边说一边从眼角瞟身边的人,你这人面兽心的家伙,这小孩成年了吗,看看这可爱的卷发和单纯的眼神,你怎么就下得去手呢。

 

“真的吗??”哈里兴奋得喉咙发干,“我是法学院的学生,这个学期主修的是斯图亚特教授的‘道德与法律’。噢我的天哪,您,您一点都不像新闻里说的那样,您真的是太平易近人太好了!”说完他向贾维斯投去热切的目光,企图唤醒他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处于神游状态的老师,好替自己在偶像面前美言几句。

 

斯图亚特?托尼暗中冷笑,还会给自己改姓了,贾维斯啊贾维斯,你可真能啊。

 

“那我可得问一下,”托尼拉长了尾音,左手撑着自己的脸,侧着身子看向身边的人,“斯——图亚特教授,就连吃饭时间也要辅导的这位学生,到底够不够格到斯塔克工业实习呢?”

 

贾维斯还未从自己的超现实空间里回过神来,脸上还带着明显不在状态的怔愣,他看向自己身边那种不知道朝思暮想了多少个日夜的面庞,看着那张经过岁月的打磨越加贵气逼人的俊脸,看向那双不知被他午夜梦回过多少次的甜蜜的焦糖色瞳孔,下意识地回答,“挺,挺好的。”

 

我*艸*你,贾维斯。托尼在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他脸上摆出个敷衍的笑脸,“或者稍后我让人联系你吧?不介意的话,能否先让我跟你的老师叙叙旧?”忍耐,托尼对自己说,有错的是自己身边的禽兽,不是这个孩子,你一定要忍住想把这个小孩一脚踢出门的冲动。

 

“当然!”哈里这才明白过来,他胡乱地把自己拿出的课本塞进书包里,又在自己衣服上用力擦了擦手,向托尼伸出手,“真的非常非常荣幸能跟您交谈,我叫哈里,希望能再一次见到您!”

 

托尼伸手随意地握了握,看着哈里离开。他这才面无表情地转向对身边还在发愣的金发男人说,“贾,好久不见。”

 

他终于能认真地,肆无忌惮地注视着这个人。他盯着贾维斯线条利落的侧脸,在日光下蓝得发亮的眼睛,还有他下巴上一点淡金色的胡子。

 

他瘦了这么多。他忍不住想。




写完WB番外的我简直元气大伤x

竹马竹马的小甜饼治愈着我!


然后今晚果然还是过了12点…………

说好的不熬夜还真难做到…………


谢谢你们喜欢

希望我的小可爱们你们别熬夜 明天见ovo

 
评论(35)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