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1][贾尼]情热》

情热

[贾尼]普通人AU

 

 

1

 

“别一直盯着我看。”贾维斯神色温柔,说出口的话不是拒绝不像警告,倒像在鼓励面前的人变本加厉地肆无忌惮。他斜坐在画板前拿着炭笔画画,一脚踩在凳上,一脚伸开,正是少年抽条时期,瘦削的侧脸显得异常好看。

 

托尼抖着肩膀忍笑,那双让人嫉妒的大眼睛笑得眯缝起来,晶莹的泪珠挂在他纤长的睫毛上,棕色的卷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贾维斯叹了口气,无可奈何,“你这样让我怎么画嘛。”虽然如此,他的笔却没有停下,仍然刷刷地在纸上快速描摹着。

 

“噗——”托尼终于忍无可忍地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他抱着自己的肚子,笑得几乎要掉下凳子。

 

贾维斯眯了眯眼,给画中人的发梢添上最后一笔。

 

“你的脸上蹭脏啦!”托尼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我发誓——我不是故意不好好做模特的!”

 

贾维斯拿手背擦了一下脸颊,蹭得手背上灰黑一块,脸上也更脏了,他一脸无辜地问托尼,“嘿,现在好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男孩快活得让空气中的灰尘都变得可爱起来了。他终于在小小的凳子上坐不下去了,蜷缩在凳脚旁,怀里抱着原本在一旁放着的小熊玩偶,他放声大笑,就连外套滑下肩膀都注意不到。

 

盯着托尼看的贾维斯抿了抿唇,不太自在地在胸前抱住双手,又侧过脸挠了挠头。他有点过于好看了,贾维斯乱七八糟地想,我感觉盯着他看就像在犯罪。

 

他的男孩在这小小的地方发着光,就像一个天使,让他不敢看,又忍不住一直盯着看。焦糖色的眼睛。粉色的嘴唇。卷翘的棕色头发。微红的耳廓。雪白纤细的脖颈。外套下单薄的手臂。在麋鹿图案的袜子下蜷缩的脚趾。

 

他的一切。

 

贾维斯忍不住有点脸红了,他突然想起什么,抓起炭笔在画像的角落留下潦草的字迹。他要把这个瞬间永远地留在这幅画上,就像把他心爱的蝴蝶钉在画上,之后的其他人只能观赏,不能夺走。

 

——To my dearest Tony.

 

——J.

 

-

 

托尼已经不太记得这样的生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几乎每次醒来的时候,旁边都有一个没见过的女郎,他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她,跟她说过什么话,又是什么时候把她带回上床的。不过他想这应该也不是多难的故事。

 

他觉得眼前有点发黑,忍不住揉了揉眉间,企图驱散那种宿醉和纵欲过后留下的不适。一个陌生人躺在身边的感觉并不十分令他愉快,他闭了闭眼,再挣眼时却仍然酸涩不已,他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走进浴室前按了一下床头的电话。

 

“午好,斯塔克先生,现在的时间是十二点四十六分,今天的天气晴朗有微风,现在的温度是——”免提的电话很快接通,早已熟知托尼习惯的服务员无需回音,就尽职尽责地开始了自己的台词。

 

床上本来还在沉睡的女郎被声音惊醒,吓得猛地坐了起身,她接起电话,生气地说道:“我还在休息!你们这酒店什么毛病!?”

 

“您好,小姐,很高兴为您服务。本客房的登记客人是斯塔克先生——”服务员回答道。

 

“当然,我当然知道,所以呢?你还敢来吵醒我?”女郎回想起自己竟然能吊到的人是谁,就忍不住傲慢起来。不说别的,就说在昨天的派对上,她是第一个被安东尼.斯塔克搭讪的女郎,他的原话是“你的金发美得让我窒息”,她不知道可以凭着这件事跟她的小姐妹炫耀多久呢!

 

“根据斯塔克先生的要求,请您在他完成洗漱前离开房间,”服务员甜美地说出不近人情的、近乎不可思议的话,“否则可能会有安保人员进入将您带走。按照我个人的估计,您大约还有十分钟时间。”

 

“什么?!”女郎啪地挂上电话,在床上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全城最高级的超星级酒店,昨晚跟她睡的是全城最嚣张、最无情的安东尼.斯塔克。

 

她终于从昨晚的酒醉金迷和搭上斯塔克的狂喜中清醒过来了。

 

当托尼重新把自己捯饬成个人样,毫无心理负担地从浴室出来时,他的秘书小姐佩珀已经面无表情地站在套房的客厅中央了。

 

“‘早上好’,斯塔克先生。昨晚与您约会的女士是上个月刚登上最受男士欢迎女模特榜第六位的新晋维密天使,恭喜。”她一边干巴巴地说道,一边递过一套新西装给托尼。

 

托尼撇了撇嘴,“随便,我完全记不起她长什么样子了。这些榜单是怎么选出来的?该不会是看我跟谁睡了?”说完毫不在意地就要脱下浴袍。

 

她已经习惯了自己老板这个臭德行了——佩珀在心里对托尼翻了个白眼。她回想起第一次见识托尼在她面前换衣服,她震惊到甚至忘了别开脸,她以为自己被职场性骚扰了,结果当时托尼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竟然没有惊叫,也没有扑上来,你真是我见过最专业的秘书。”

 

她转过身不看肆无忌惮地在自己秘书前换衣服的托尼,打开手机看行程表,“由于您比平常晚起,而今天的行程又比平常更重要,所以我已经给您买好芝士汉堡了,请您在车上享用。”

 

“很棒,芝士汉堡,”托尼砸了砸嘴,“要去干嘛来着?”

 

佩珀一板一眼地念到,“MIT,毕业典礼后的成功校友经验分享会。”

 

“成功校友,”托尼嗤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领带,佩珀叹了口气走近为他整理,“智商的优越之处还需要阐述吗?这种分享会早晚要害死这些小可爱们的。”

 

-

 

“教授!斯图亚特教授!”

 

贾维斯好不容易解答完最后一个学生的疑问,距离他宣布下课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今天下午没课,本想随意买一个三文治到一个能晒到太阳的地方解决午饭,再愉快地偷闲看点闲书,度过悠闲的下午的,结果现在他感觉自己饿得能吃下一头牛——他决定还是去找个好点的餐厅。

 

“斯图亚特教授!”就在他夹着课本和笔记本走下楼梯的时候,突然被从身后追上的学生拉了一把手臂,他冲得急,这一下差点让他摔下楼梯,他堪堪抓住了扶手,可是课本和笔记本却没那么好运气了——尤其是他那本来就厚重老旧的笔记本,从他手边跌飞下楼,在大理石地板上还“哐哐”弹了两下。

 

我又忘了自己是斯图亚特。他懊恼地想。这下好了,这老东西是肯定会摔坏了。

 

始作俑者是一个带着圆眼镜的男学生,他惊呼一声,跳下楼捡起贾维斯的东西,“对不起!教授!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一叠声地道歉,因为着急苍白的脸上还现出红晕来。

 

贾维斯从他手里接过自己的东西,手里下意识地摸了摸那被摔惨了的笔记本电脑的一角,但他没低头看,他微微笑了笑,“没事,是我冲得太急了。有什么着急的事吗,哈利?”这个学生是他任教的班里的一名特殊学生——他是孤儿,又十分勤奋努力,自己对他总是忍不住多几分关注和照顾,因此他们的关系走得比较近。

 

“对不起,教授,如果您的电脑坏了的话,我会赔您的,呃,我是说,我可以先试试看能不能修好,如果不能的话我会赔您的,”哈利懊恼地挠了挠自己本来就凌乱的头发,“是这样的,我最近看了您推荐的那本《论自由》,感觉有很多问题想好好请教您,可以吗?”

 

咕噜噜——

 

贾维斯尴尬地看了哈利一眼,“当然,不过在那之前,不如先让我吃个午饭吧?”一边说一边往教学楼外走去。

 

哈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抢过他手里的东西,小步跑着跟在贾维斯身边,讨好地建议,“要不去我之前打工的那家汉堡店吧,教授?老板会给我折扣,而且,超级好吃!老板曾经跟我说过,城里的巨富都对他的汉堡欲罢不能呢!”

 

贾维斯哈哈大笑,揉了揉他在阳光下显出金色的棕色卷发,“那是老板骗你的!”

 

他们边谈笑边快步走着,午饭时间的校园到处都是学生,甚至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有一道眼光一直紧紧盯着他们。

 

“斯塔克先生?怎么了吗?”佩珀看着许久没回应自己的托尼轻声问道。

 

“你这该死的……猥琐的……变态……”

 

她听到自己的老板咬牙切齿地低声咒骂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开坑了

我这人什么毛病quq





 
评论(3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