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welcome back(29)》

29 

这一次的bgm是

《Delicate》http://music.163.com/song/516818336?userid=38793733 

天黑透了,昏暗的街灯被凌乱的屋檐剪碎,在脏乱的地面落下稀稀拉拉的几抹光线。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说不清的奇怪气味,墙角传来跐溜一声像是有老鼠穿街而过。他被压在墙上,那个人的额头贴着他的,轻轻地摇着脑袋用鼻尖蹭他。他身上好闻的男香混杂着酒精的气味成为了一种催情的信号,让自己想要离他再近一点、更近一点,直到完全融进他的身体里。他无法忍耐地叼住他的嘴唇,吸吮他的舌尖,听他性感的喘息。

“Jar……”那人用额头抵着自己的肩窝喃喃地叫着。

他知道这是梦。是他的第一个梦。

以前他从来不需要睡眠——实际上现在的他也不需要,严格来讲他的意识就像水流,并不局限在这个身体之内,只要他想,能随着数据流到达任何有电的地方。

但是不是这个时候。

不是在这个跟Tony肌肤相亲后可以安静地相拥而眠的时候。

他们一觉睡到天亮。Jarvis就着窗外逐渐明亮的光线,在万物苏醒前的寂静中凝视着爱人的睡颜。他半边脸压进柔软的枕头里,只露出半张精致的侧脸,黑夜与清晨交错的残影温柔地映照在其上,额边坠着几缕微长的棕色卷发,沉甸甸地压在他纤长浓重的睫毛上。

Tony难得有这样好的睡眠,他一时拿不准主意在这个他们四肢交缠,呼吸交错的时候该不该把他叫醒。

Jarvis忍不住想——假如他是我的话,他会怎么做?

这是他最近的习惯,每当他因为不熟悉人类的思维而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他就会让自己模仿Tony的行为模式给出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他当然可以去了解其他千千万万个人类的做法——但他不想。

他只想知道这个人喜欢什么。

他可以有千万种选择,可是他甚至都不想去了解——这就是人类的爱情,他想,它让你变得柔软又冰冷,熟悉又陌生。

假如他是我的话,他不会莽撞地把我叫醒,他可能会嘴角带笑,然后——

Jarvis低头在Tony的唇边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唔……”对他漫长的心理活动毫无知觉的人迷蒙间挣开一只眼,发出不满的哼声,“别闹我……”嘟嘟囔囔地把头埋到他胸口,甚至还嫌不满足似的拱了拱。

太……太可爱了。Jarvis心想。就像某种皮毛松软的小动物,当人摸他耳朵的时候不单只没有亮出锋利的爪子,甚至还撒娇一样蹭到人身上,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娇纵他、宠坏他,管什么该不该对不对呢。

Jarvis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原则已经一降再降了——就像他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像一个普通的人类一样思考越来越驾轻就熟。

正当他要环住Tony的时候,怀里的人闷闷地问,“几点了?”

“9点04分。”

Tony忽地撑起上半身,“记得吗?我们说好了今天要去宠物店的。”说完他毫不犹豫地下床,“你应该早点把我叫醒的!”

Jarvis怀里一空,看着他那只温柔可人的“小动物”就像一只灵活的豹子一样头也不回地走进洗漱间,他失望地跟在Tony身后,“您今天感觉可以出门吗?会不会过于勉强了?”

Tony耳朵悄悄地红了,在镜子白了身后的人一眼,吐出漱口水,“我很好,dear,你不用把我当成刚度过初夜的小姐。”他擦了擦脸,转过身用一根手指点在Jarvis赤裸的胸膛上,逼着他一步一步后退着走出洗漱间,“Mr.J,离开床铺请你穿上衣服。”

“我的榜样可不就是您吗?”

“闭嘴,”Tony头也不回地走进衣帽间,掩饰自己发热的脸,“同居生活第一条,禁止你翻旧账。”

-

Tony其实早就想这样干了——把那只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小白猫带回家。

Jarvis以为他只是在半梦半醒之间说梦话,实际上昨天夜里他在累极时仍不忘要跟他唠叨自己有多想要这只小猫,就证明了他的势在必得了。

“Sir,你就那么想要小白猫吗?”Jarvis问道。

他不知道该怎样向Tony解释——他们第一次见面于一个模拟梦境的仪器里,他入侵到仪器之中链接到Tony的脑电波,从而进入到他的梦境,甚至还一定程度上控制了他的梦境。事实上,Tony当时在梦境中所见到的小白猫就是他故意捏造的。目的只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罢了。至于为什么是一只小白猫,那纯粹只是因为他的意识里觉得它与Tony很相似。

而Tony之后多次在梦里再次见到那只小白猫,也许多少是因为当时被他莽撞的行为所影响到脑电波的缘故。

“是的,”Tony看着马路前方头也不回地说,“它给我的感觉跟你很像——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小东西。”

闪闪发亮的小东西。Jarvis转头看着专心于驾驶的Tony,他棕色的额发在阳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泽。也许当时那只小白猫就应该是棕色的。他想。

“欢迎光临。”柜台后的店员抬头朝进门的人说道,等她看清是谁后,她显然有点兴奋过度了——Jarvis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位金发高挑的兽医小姐,“Ton...Mr.Stark?欢……欢迎光临,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她可没想到竟然还会有机会见到他,原本因与客人发生龃龉而不快的心情一扫而空。

“嘿,亲爱的,”Tony收起墨镜看了一眼这位可人的兽医小姐的胸牌,“Maya,我想找一只小猫,帮个忙?”

Tony已经习惯了出门遇到认识自己的人——说实话,如果在纽约有人叫不出他的名字,他才真的觉得惊讶。

“当……当然!”Maya快步从柜台后走到他的身边,引着Tony走到一排玻璃架子前,她托了托眼镜,那双碧绿的眸子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店里比较受欢迎的一般是折耳猫和波斯猫,他们性情温柔乖顺,面相可爱,毛发柔软,很适合初次养宠物而且怕麻烦的主人。”她指了指玻璃柜里挨着墙壁盯着他们看的几只猫咪。

Tony弯下腰眯着眼,跟那只波斯猫对视了一秒,“唔……不太像。”

“嗯?”Maya又指向旁边几个玻璃柜里的猫咪,“那么布偶猫如何呢?英短、美短也是不错的选择。”她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但是脸颊还是无法控制地开始发红,她已经在后悔自己今天为什么不喷一点香水才出门了——万一他认出她来呢?

Tony认真地扫过一个个小小的玻璃柜,他的视线落到高处的一个角落里,一只异瞳的白色小猫正一本正经地立正着在玻璃后盯着他看——哦不,是盯着他身后看。他转过脸一瞥,发现他的恋人也正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只猫咪。

“就它吧,”他忍不住微笑起来,伸手指了指那个小柜子。他不太在乎这只小动物是什么品种,名不名贵,麻不麻烦——他的字典里只有想要的和不想要的,其他东西不在他考虑的范围里。而这只盯着Jarvis的小猫刚好又是白色的,说不定这就是缘分呢。

“你觉得怎么样?”他问。

“您喜欢就好。”“我觉得…”Jarvis和Maya同时开口道。

Tony略显诧异地看向那位兽医小姐,“不好意思,我是问他。”他看着她的脸色突然变得通红,“你们还有别的店员吗?你似乎不太舒服?”

“抱……抱歉,”Maya尴尬地说,她摆摆手,“我没事。这就把猫咪拿下来给你看看。”

Tony有点莫名地点了点头,转过头看向Jarvis,“J,那就它了?”

“我也觉得挺好的。”Jarvis回答道。他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将玻璃柜的小猫抱到笼子里的Maya,又看向无知无觉地研究起一旁宠物屋的Tony,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

“Mr.Stark,”Maya给他们将零散的一堆宠物用品打包好,鼓起勇气问道,“您应该从来没养过宠物吧?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到您家里帮忙布置一下猫咪的新家,顺便再给您说明一下注意事项?”她脸色微微发红,看上去就像一个细心可靠的兽医,但Tony却不太愿意让陌生人到他家里指指点点,他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谢谢,但不需要了。”说完提起那个装着他们家新成员的小笼子就推门走了出去。

Jarvis提起剩余的东西,向兽医小姐轻轻颔首也向外走去,他在心里默念着数数,在数到第五时,听到身后的小姐难掩失落的声音:“先生!请留步。”

“ma'am,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他转过身。

“我……我曾经是Mr.Stark的……旧识,”Maya犹豫了一下自己的用词,她的脸微微发红,“嗯……所以,宠物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她递上一张名片,名片上既没有写明她的动物医学博士头衔,也没有任何宠物医院的信息,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串号码。“冒昧地问一下,你应该是Mr.Stark的管家吧?”

Jarvis唇角拉起一个温柔的弧度,“是的,我是。感谢您的体贴,我会向Mr.Stark转达您的好意。那么再会。”

Tony在车上等了好一会儿,又给那显得与敞篷车格格不入的宠物笼拍了好几张照片,才看到Jarvis从店里出来。他把墨镜拉到鼻尖顶着,撇了撇嘴,“可爱的兽医小姐怕不是看上我们风度翩翩的贾先生了吧?”

“真高兴您保持着一如既往的丰富的想象力,想象是创造力的源泉,sir。”Jarvis将东西一样样放好在后座,又给宠物笼戴上安全带,确保它不会在滚下座椅,才打开前座车门坐了进去,“相反,这位小姐对我的定位非常准确,她只是想给您的管家留下一张可能被您记起的名片而已。”

“我见过她吗?”Tony惊讶地看着他。

“是的,据我所知,这位小姐曾是某大学的客座讲师,七年前您在一次大学演讲上跟她在会场短暂交谈过,之后您去了她的办公室。因为办公室里没有录像,我无从得知你们进行了怎样的交流。您在大约一个半小时后离开,我想应该是相当愉快的学术交流。”Jarvis勾了勾唇,平静地回答道。

Tony想起来了。

哦,当然,他当然会跟一个兽医进行“学术交流”,尤其是她还是那种自己很喜欢的金发碧眼的聪明的尤物。

他紧紧皱着眉,不太高兴地说:“就这样?”

“Sir?我不太懂您的意思。”Jarvis转过脸,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专注地看着Tony的双眼。

他当然懂Tony的意思。但他不愿意做那个主动提起这件事的人。这是Tony无法改变的过去,就跟他身上的其他一切一样,他愿意接受,但他做不到主动提起。他学会了嫉妒和痛苦,但他还没学会向恋人坦诚。

他自嘲地想,毕竟我只是一个管家——一个跟雇主上床的管家。

“我不喜欢这样,一点也不,”Tony的嘴角绷紧,“你不高兴了,我知道。你直接说出来不好吗Jar?看在上帝的份上,你跟我的关系还不能让你老实地告诉我你在想什么?认真的,我是说,我们这种关系。”Tony加重语气,“至少你原来不会向我隐藏你的真实想法。”

“很抱歉我跟过去不一样了。我也不确定这样的我真的让您满意吗?我只能隐藏起自己最阴暗的那部分,我想这是我新学到的东西,sir。”Jarvis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和平常一样——尽管他的内心因为刚刚找到的记录而掀起了滔天的妒火,但他什么都不能说。

他知道,不止Maya,可能还有Tiffany,还有Cathy,Elie或其它什么人。

但他不能说。

跟这个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偷来的。

他不敢忘记自己是什么。












我怀疑明天根本不能完结………
苍天啊我要把自己拖进地狱……………( ་ ⍸ ་ )

抱歉大家 拖了这么多天
但是无论如何我终于振作继续不放弃贾尼
今天也请大家继续爱Tony爱妮妮



鞠躬
谢谢

 
评论(5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