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welcome back(26)》

26

生命的奇妙不在于其存在本身,而在于它的存在所带来的意义。

一滴水珠滑过叶片,掉落在泥土上,在博大自然里发出几不可闻的破裂之声,谁也没有听见——但泥土能感受得到,植物的根茎能感受得到。母虎腹中的胚胎随着走动轻轻挣了一下,羊水荡了一荡,甚至没有发出声音——但它的母亲感受得到,它也感受得到,甚至在黑暗中还半睁开了眼。数千光年以外的星星因为碰撞而炸裂,整个宇宙寂静无声——但新的星球在一旁沉默注视着,数千光年后的地球也有一双眼睛注视着。

Jarvis第一次接触到这种微妙的、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感受——他好像被装进了一个小盒子里,这个盒子很轻,轻到甚至都没有一架机甲的一半重量;却又很重,重到能承载他不同寻常的灵魂。

他知道自己闭着眼,耳边只有隐约的机器运行的声音,独属于人类的、脆弱的、丰盈的生命力却源源不断地进入他的“小盒子”里。

应该怎样形容这种感觉?——也许就像几瓣花蕾展开那么轻、像小鸟的翅膀扇了一下那么轻、像怀孕的母亲摸了一下肚皮那么轻,可是一种代表着生命的力量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像水流一样冲刷着他。

“Dr.Cho,根据记录,昨天深夜里生命摇篮突然开始运作,到我们发现并通知您时已经独立运作了13小时,”实验室的助理惶惶不安地向女博士汇报情况,两手紧张地抱紧胸前的文件夹,“到目前为止,它已经运行了18小时——问题是,我们都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做到自己启动的,”助理的声音越说越小,“没有人敢靠近……”

女博士猛地顿住,用凌厉的眼神扫了他一眼,“它自己突然开始启动,你们发现后竟然没人敢上前看一眼?”

助理满头是汗,“对……对不起,Dr.Cho,我……我们……”他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却发现自己甚至连一个理由都说不出来。

——开玩笑!上一次来这里使用生命摇篮的家伙,差点把实验室里的人全杀光了!他还不想死啊!

生命摇篮的发明者——几乎可称为幻视的创造者之一的女科学家Dr.Cho没有再理会助理,快步走进存放生命摇篮的实验室,透过顶部的一小格玻璃朝里张望,却只看到一头淡金色的头发。整个实验室的机器都在无声地快速运行中,中央的意识传输器显示数据输入已完成98%,一旁的监测仪则显示有机体已成功创造,规律的心电图反映了摇篮里的那颗心脏,正在有力地搏动着。

她震惊地看着发生在自己实验室的这一切——无论是什么让它运行了起来,毫无疑问在摇篮里已经创造出一个完整的生命。

她喃喃道:“输入体在哪?这是什么鬼东西?”

回答她的,是意识传输器最后完成输入的——“嘀嗒”一声,实验室嗡嗡的机器运行声随之安静了下来。

生命摇篮缓缓打开,白色的雾气像等待许久了一样从内部一下喷发,Dr.Cho强忍内心的惊惧走上前去——

-

Tony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

因为自己脚下,那只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白色小猫又出现了,它朝他娇声娇气地“喵呜”了一声,柔软的毛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像某种骄矜的小精灵,让人没办法不喜欢它。

“嘿,你好吗?”Tony忍不住弯下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猫咪享受了一下他的爱抚,眯着眼睛仰起头顶了顶他的手心,然后往前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朝他叫唤,就像在催促他跟上自己的脚步。

“你要带我去哪?”Tony跟着他向卧室走去。

猫咪的脚步无声轻盈,在这静谧的清晨,只有偶尔从窗外传来几声鹿鸣和鸟啼,在温和的晨光里,房子弥漫着一种恬静柔软的气氛,让Tony不知不觉地就放轻了脚步,就像怕惊扰了谁的美梦。

只见猫咪呲溜一下在半掩着的卧室门边消失,Tony好像感觉到房间里有什么在呼唤着他一样,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昏暗,他看见在自己的床边整齐地放了一双拖鞋,深蓝色的丝绸被勾勒出床上人完美的身体——那人侧躺着,呼吸间让光滑的绸面隐约泛起柔亮的光泽,淡金色的头发在深色的衬托下就像细碎柔软的金子,让Tony无法抑制地产生一种想伸手摸一摸的冲动。

是他吗?

Tony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心跳如鼓地盯着那人的后脑勺。

是他吗?

他缓缓弯下腰,屏住呼吸向那人的肩膀伸出手——

“Sir?”

——别叫我!我要看看到底他是不是我想的那个人……

“Sir,该起床了。”

——只差一点点了,梦里也好,想要真实地触摸到他……

Tony觉得自己耳边忽然一热,一个温热的吻“啵”的一声轻轻地在他颊边印下。

“那么,我只好吻您了。”

他的唇上像有一只蝴蝶停下了,又轻轻拍翅离开。

“该醒啦,我的睡美人。”那个声音带着笑意说道。



















今天比较短小而且彼此都没有睁眼……
很想问我的读者是怎么忍住不打我的………
反正我也有点想打自己……………







鞠躬
谢谢

 
评论(31)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