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welcome back(25)》

25

 

Jarvis感觉到最近的Tony不太对劲。

 

应该说——他们俩都不太对劲。

 

就像两只一直在黑暗中共同生活的小动物,他们虽然不能目视对方,灵魂却异常接近,在一片漆黑中低声细语就能听得见彼此的心声;然而现在他们忽然来到光明之处,每天都能看到对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在提醒着彼此:就是这个家伙,他让我心神不宁。

 

忽然觉醒的感情还没来得及给他们更多甜蜜,就已经伴随着强烈的不安。

 

早起后,Tony站在镜子前发呆,而当Jarvis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又若无其事地开始洗漱;进行常规身体扫描时,Tony就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着Jarvis看,当对方想提出疑问的时候,他却已经率先开口转移话题;Tony为自己制定了伤后恢复计划,还要求Jarvis必须呆在旁边看着;明知道Jarvis可以随时监控着这栋房子里的任何角落,可是有时当他短暂地消失时,Tony却总会假装不经意地叫到“Jar,在吗”,如果他没有马上回答,就会不安地作出要找他的样子,而如果他马上出现,却又会回答“没什么”。

 

Jarvis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在胸口,毕竟那里本来就没有任何东西——他的心脏应该是在Tony的眉眼间,唇齿间,呼吸间;他每眨一下眼睫、舌尖轻碰唇峰、低声叹一口气,都会让他觉得心口紧缩。这个人原来只是创造了他,然而现在,他还能轻易摧毁他——也许只是用一个吻,或一句话。

 

在Tony第59次从屏幕上移开视线找他的时候,Jarvis终于忍不住提议道,“Sir,需要我为您约见花泽医生吗?”

 

“什……不,我不需要。”Tony似乎有点泄气,他皱着眉塌下肩。

 

犹豫了几秒,还没等他开口,Tony就重重放下手里的盾牌,“J,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Jarvis在过去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形——他之前的提议遭到了拒绝,而Tony的提问甚至没有给出一个主题,他因为茫然而略显无措的表情完全地表现在他的脸上。

 

“您今天感觉怎么样?”Jarvis绞尽脑汁,最后干巴巴地问道。

 

Tony站起身朝他走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自你回来以后,我第一次如此确认你就是我的Jarvis,而不是什么邪恶的产物,”他看着Jarvis迷惑不解的表情,苦笑道,“你看——你什么都不懂。”他低沉而快速地说,定定地看着Jarvis湛蓝的双眼,转过身只给他一个背影,明确地表达着拒绝:“我想自己呆一会儿。”

 

“……好的,sir。”Jarvis本想走到他的身边,说两句什么都好,问问他到底有什么是自己不懂的,他可以在几秒内弄懂;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自己能为他做什么,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真正想做的只是不想让他背对自己,想伸手把他拉住而已。他们的交流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断层的时刻,而自己确认了对Tony的感情后更是对他的一切更加敏感,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样完全无能为力的时候。

 

Jarvis的脑子里有一堆乱码在疯狂尖叫蹦跶,那是他以前没有的部分。它们就像是他拥有更多人类情感而出现的副产品,一种情绪的杂音,混乱无序却又时常让他觉得自己更贴近Tony。它们有时令他充满盲目的勇气——比如给Tony一个吻;有时又让他异常胆怯——比如此刻的接近。他犹豫再三,最后只是在Tony背后行了一个标准的执事礼。

 

“我会一直在您的身边,”他温柔地说,“任何时候。”

 

Tony背对着他,“帮我打给Happy。还有,”他顿了顿,“别跟着我。”

 

Jarvis下意识地回答:“As you wish.”

 

背对着他的人低垂着眼睫盯着地板,好像那里藏着什么宇宙秘密。

 

 -

 

“你竟然把我约到了酒吧而不是在家里开派对,你还是我认识的Tony吗?”Happy看了眼一言不发的Tony,“认真的?这不是庆祝你康复吗?怎么感觉像失恋剧场?说说看,让已婚男人为你解答情感困惑——虽然我的经验比起你实在不够看。”

 

“Jarvis回来了。”Tony抬了抬眉示意酒保给他倒满。

 

“噢,是吗……不,哪个?谁?”Happy呛了一下,发出撕心裂肺的咳嗽。

 

Tony无甚诚意地用力在他背后拍了几下,盯着面前的杯子,里面透亮的澄黄液体让他想起那天在阳光照耀下,在机械手上闪闪发亮的蜂蜜,那个人几可乱真的手带着那只冰冷的钢铁手指点在自己的唇上,那么冷——却又那么热。

 

“我的,Jarvis。”他一字一顿地说,“就是你想的那个,不然还有谁?你干嘛那么吃惊?他是我亲手创造的,我记得我也跟你说过,他不可能就这样简单地消失了。”

 

“但那时候我只是觉得你快要疯了!”Happy震惊地看着他,“现在我觉得你已经疯了……”

 

“他确实回来了,奥创利用外星宝石的力量几乎消灭了他,但同时也把力量留给了他;他的残存数据输入给幻视了,但他的核心数据流反而在庞大的网络数据中被保留了下来,”Tony扶着自己的额头低声说,“我不知道……他比以前更强大了,甚至还具备人形——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ok,不懂你在说什么。所以他回来是为了征服地球吗?”Happy打断Tony严肃地说。

 

“不,他不准备征服任何人,”Tony喃喃道,“他只想征服我。”

 

“你的人工智能管家,我没理解错的话,他对你产生了越界的感情,”好友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然后你什么都不做,跑出来跟我喝酒?”

 

“你没明白,Happy,”Tony紧紧握着酒杯,面对死亡时都没有变色的他,终于眼眶通红地对着好友袒露心底的痛苦,“是我的错——他的程序中心一直就是我,从头到尾他的关注点就只有我。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因为我想让他做。无论是管理一座别墅,制作机甲,保护核弹的发射密码,还是其他的所有事情。

 

“奥创让他产生了更独立的自我意识,但他的程序核心,仍然是当年由我亲手制作的代码。他对我产生感情——是因为,我才是那个先爱上的人,他知道我需要他。”

 

“WTF……”Happy知道他是认真的——他看着Tony,他像是背负着什么沉重的东西,把他的肩膀压得很低。他的睫毛低垂,遮住了那双甜蜜的瞳孔,却遮不住里面的自责、悲伤和无法掩盖的感情。

 

“听着,Tony,”他正色道,“你知道我不是你们那种‘为了这个世界我可以牺牲一切,包括我自己’的英雄类型,我就是个普通人而已,所以我不能给你任何很高深、很伟大的建议——诸如当然要把这么可怕的感情扼杀在摇篮里啊,或是这人绝壁是个威胁啊赶紧灭掉他之类。

 

“我看着你,就像看到过去那个觉得追不到我老婆的自己,”他耸了耸肩,“——我是说那种自我唾弃的颓废样。我只能给你一个普通人的建议:你喜欢一个人——你也说他已经有独立的自我意识了,所以我就称他为人了。你去跟他表白,他答应了,然后你们在一起了。这不是很简单吗?”

 

“这不对……”Tony有点醉了,被Happy绕得有点头晕,他托着自己沉重的脑袋摇头,不知道是在拒绝接受Happy的话,还是在抵抗自己内心的恶魔,“他甚至都没有一个真正的实体!甚至不能给我一个拥抱。不……我不可以……”

 

“得了吧!TONY STARK!”Happy用力地给了他肩膀一拳,“你想拥抱自己的睡美人,难道不是应该先给他一个吻吗?——我的意思是,难道你做不出来吗?让他真正地站在你面前?”

 

酒柜旁的摄像头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他们。

 

童话里的Aurora一觉不醒等待着她的王子。

 

但他已经等了太久了。

 

这一次,由他来吻醒他的王子。








emmmmmm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三次元的烦恼影响更新

朋友跟我说觉得J太弱了

我觉得你们是老虎不发威当我Jarvis是hello kitty(bushi




鞠躬

谢谢

 
评论(4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