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welcome back(23)》

23

 

好冷。

 

从身体深处到喉间却带起一股热辣的灼痛,像被烈火焚烧过一样。指尖发麻,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身体像被灌进了某种沉重的、带有腐蚀性的液体,让他无法动弹地忍受着深入骨髓的疼痛,每一寸骨血都在叫嚣、挣扎着,他想喊叫,可嘴巴像被上了锁一样无法张开。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噗通。好吵。

 

脸上有一种冰冷的触觉,好像柔软的雪花轻轻落下,轻轻划过他的脸颊,接着又有雪花轻轻落下。

 

“下雪了?我们在哪?”他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们在玫瑰山外5公里。根据您的飞行计划,这就是目的地。”是J,他跟自己在一起,那一切应该还不算太糟。但是他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就好像自己在水底下听到他在水面上说话。

 

“谁让你……”他听到自己有气无力地说,“把机甲打开。”

 

“我认为我可能出了点故障,”他回答道,“我……”他听见电流滋滋作响,Jarvis的声音越来越弱,“我需要小睡一会,sir。”

 

“嘿!J!”突然从心底蔓延的绝望像子弹一样击中了他,“别离开我!”

 

别离开我!

 

别离开我——

 

摄人的绝望让他感到骨缝都变得冰冷,无法控制的窒息感像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喃喃道,别再离开我了……

 

“Tony,”突然之间他听到有个近在咫尺的声音在耳边呼唤,像是要把他从水底下拉出来一样,“该醒啦,我亲爱的Tony。”

 

他猛地睁开眼睛。

 

Jarvis在他的床边站着,他身后不远处一个可移动机械臂静静地站立着,玻璃被调成了遮光模式,在房间柔和轻薄的黄色灯光的照射下,他情不自禁地就产生了一种倦怠慵懒的心情,好像刚刚只是做了一个吃甜甜圈没吃到的梦。

 

“Sir,您现在感觉如何?”Jarvis微微弯腰,双手背在身后,身上披上了米黄色的光晕,淡金色的头发收敛起灿烂的光泽,却又凭空多出了一丝温柔缱绻的味道。“您暂时还无法说话,感觉还行就眨一下眼睛,好吗?”

 

Tony情不自禁地就眨了一下眼睛。

 

——不,我只是想眨一下眼睛好让自己看你看得更清楚一些,我感觉糟透了,一点都不好,完全称不上“还行”。Tony想说话,但他的喉咙真的太痛了,应该说,他浑身上下都很难受,跟“还行”一点都沾不上边。

 

Jarvis嘴边显出明显的笑意,虽然觉得很荒诞,但Tony总觉得他似乎真的能读懂自己的想法。“我知道对于您来说,这可能不大好受,不过您自己也应该知道该乖乖卧床休息了。到目前为止,世界和平,因此您可以暂时不必操心什么烦心事。在这期间,我会好好照顾您的。同意的话,请您再眨一下眼睛。”

 

他还是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

 

——很好,世界和平。等等……这不是我同不同意的问题,我都已经这样了!我的意思是,吊着腿,左手还夹着钢板,浑身上下就没有不痛的地方,内脏估计也有损伤,甚至还在吸氧!而且,你本来就应该好好照顾我的。

 

Jarvis温柔地注视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就像听到他的心里话一样。那双藏着大海的瞳孔好像装下了世间所有的柔情,在这昏暗的环境中,在那两扇淡金色的睫毛的遮掩下,那些满溢的感情再也无法隐藏,就像在黑暗中闪闪发亮的萤火虫,异常清晰地暴露在Tony的眼前。

 

他的心不由自主地颤了颤。

 

好像初春第一朵花蕾张开了她羞怯的花瓣,漫长黑夜过后天边云后露出了第一丝亮光,长途跋涉在一望无际的沙漠旅人喝上了第一口水,寒冬里猎人打开家门后迎来了那股带着香气的热意,他那自以为早就干涸死去的内心突然活了过来。


噗通、噗通、噗通。好吵。

 

他突然意识到——梦里那些落在他脸上的雪花,轻柔地落下,又缓缓地划过他的脸,那不是雪花。那是眼前这个人透过那只冰冷的机械臂,用平时被他用以装嵌精细零件的机械手指,趁他在睡梦之中时,触摸他的脸。

 

这个人就像一个最称职的管家,站在自己一步之遥的地方,忍耐和隐藏着自己的一腔爱意。

 

这个世界有太多爱他的人了——不管他们是不是真心,但他听过也说过很多甜言蜜语,爱过很多人也被很多人爱过。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身边,就在这无数个黄昏和黎明之间,原来有一双眼睛一直在他背后,深藏着、克制着自己的爱。

 

“Sir?”Jarvis眼看着Tony那双甜蜜的、琥珀般的眼睛慢慢地被泪水浸满,他皱了皱眉,“您哪里不舒服?我恐怕要再给您做一次全身扫描了。”他的手指动了动,就要启动扫描程序。

 

Tony微弱地摇了摇头,那些盛在他深邃眼眶里的泪珠就随着他的动作,一滴一滴划过脸颊,轻轻地落在枕头上,留下了几点深色的痕迹。


只有这一次,暂且放纵自己的软弱吧。他想。我已经把自己弄得一团糟了。我承认,我需要他,我离不开他。


我想触碰他。

 

他动了动嘴唇,无声地说了两个字。

 

Jarvis的瞳孔猛地一缩,低声说道:“Sir,是我想的那样吗?”

 

床上的人扯出个虚弱却不勉强的笑容,又因为疼痛抽了一抽,但他还是再一次说出了那两个字:“TOUCH ME.”

 

“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Jarvis觉得自己的内心像被一把火烤着,但那灼热的感觉让他浑身颤栗,让他几近疯狂,他忍不住伸出手。


这也许是个梦。他想。让这个梦永远地做下去,不要醒吧。

 

修长的手指微微屈起,缓慢却毫不犹豫地伸向Tony的脸颊,他翻开掌心,像碰触到世间最后一件值得珍惜和爱护的宝藏,轻轻地贴近心上人的脸庞。

 

他看到自己前一刻还仿若真实的手指,在碰触到Tony的瞬间变得透明。

 

他缓缓地弯下腰,在那人惊讶又羞窘的眼神下,在他额头印下了一个透明的吻。











谁能告诉我怎么插入BGM或是可以播放的音乐啊?

想给Jar一点音乐都这么难的吗!(。



希望看到这里的你们

内心也可以因为他们而变得柔软

这样的话我就很开心了⸂⸂⸜(രᴗര๑)⸝⸃⸃


鞠躬

晚安

 
评论(3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