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welcome back(14)》

14
(有一部分是拿着手机偷偷写的 后面可能会有修改)


深夜3点钟,即使是欲望之都,此时也是悄然无声的。基地外的草地带着些许潮气,是那位最近热衷于照顾花草的Mr.Purple设置的自动洒水系统。今晚,纽约安好,世界似乎也和平,一切都安详和舒适——除了基地负一层的武器实验室。

初建之时为了安全考虑,将武器实验室安排在负一层,因此没有自然光线,为了让工作者在此间长时间工作而不至于太压抑,实验室甚至还设计了模拟日光系统——而此时整个实验室彷如白昼,还充斥着重摇滚音乐,玻璃是加厚防弹并且隔音的——一切都很完美,很Tony Stark——如果忽略现在是半夜3点的话。

看着实验室里在给一支箭的尾羽安装微小装置的Tony,Steve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问自己身边的人:“他是从昨天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实验室吧?半夜3点给Clinton的箭升级?就没有人提醒过他人类是需要睡觉的吗?”

幻视纠正道:“所有的生物都需要休息。”

“ok,懂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提醒他去休息一下?”Steve无奈道。

“他让我最近都不要跟他说话。”

“所以你半夜3点把我叫醒,就是让我替你提醒他去休息对吗?”想到自己突然惊醒时,下意识地就对床边的黑影发起攻击,结果一头撞到玻璃窗上的经历,Steve鼓了鼓腮帮子,叹了口气,自己也的确看不下去这个人这样要命地折磨自己了。他认命地推门而入,狂野的音乐瞬间漏出实验室,他只好赶紧进门关上。

“不是我,我也只是受人所托而已。”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幻视先生。”

“不客气,你直接叫我幻视就好。”


Steve强忍着对实验室内噪音的不适,在门边喊了一声:“Stark!”

没有任何事发生。

在工作台边的人带着护目镜,小麦色的皮肤在模拟迈阿密的日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泽,他按了按手上的微型装置,放在架子上弓箭尾羽在疯狂的背景音下发出了清晰的电击声和强烈的火花,他抿了抿唇,似乎并不满意效果,敲了敲桌面,音乐声顿时降低了,室内的灯光也变幻成柔和的光线,“Friday,能量不够,再给我看看设计图。”

“Stark!”世界终于清静了,Steve走近工作台,一手按在桌上看着他,“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Friday,告诉cap现在几点。”盯着屏幕的人头也不抬地说道。

“captain,现在是纽约时间03点19分33秒。”Friday尽职尽责地回答。

“不用谢,cap。”小胡子男人扯了扯嘴角。

“嘿,听着,”Steve忍无可忍地伸手挡住他的屏幕,“你需要休息。”

被挡住屏幕的人挑了挑眉毛,摇了两下食指,设计图瞬间放大成像在Steve的身旁。

Steve叹了口气,“就算是Howard……”

“哇哦,cap,只是一点小小的睡眠而已,没必要提到我爸吧?”Tony打断他的话,抱着双臂向后挨在凳子上,“你这种长辈式的关心还真让人吃不消啊。”

“哦是吗?”半夜3点的美国队长显然脾气也没有白天好——或者说对上Tony,很难有人能保持好脾气,他皱着眉头说道,“你应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布满血丝的眼睛和憔悴的脸色,在我看来就好像你面前的这支箭即将成为你的遗世之作一样,为了它你就要鞠躬尽瘁了。我得说这就是长辈的关心——担心你没能再一次拯救世界就先把自己作死了。”

看着不发一言的人,Steve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某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小动物——猫、刺猬、松鼠之类,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副戒备的样子,藏起自己那个柔软易伤的肚皮,动不动就亮起爪子要给入侵的人来一下。他软下声音劝道:“去休息一下,我们的大天才。”

“我睡不着。”Tony突然对这位“年轻”的长辈产生了有点倾诉欲。也许是人的生理系统总能自动地觉察到真实的时间,又或许是他的确是累了,即使是在模拟日光的照射下,Tony还是觉得有点疲惫和脆弱。

他按着眉头再说了一遍:“我睡不着。有一段时间,每当我闭上眼,我的梦境总是在重复当时的景象,有的时候甚至……我甚至听到他在叫我,叫我救救他。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我能怎么办?我也许不是亲手杀了他,但你不能否认,是我,把他害死了。”

Steve虽然也曾一度对奥创的事有很大异议,但他也明白以Tony的性格,绝不可能制造一个企图毁灭世界的……“东西”,庆幸的是最终他们把事情平息下来。只是Steve没想到失去Jarvis会让Tony这么痛苦。

“因为你还没彻底接受这种失去。而且,某种程度上他其实也并没有离开,”他指了指实验室外看着他们的人,“再说了,你可是Stark,现在Friday不是挺好嘛!”

“谢谢你的称赞,captain。”

“cap,你真的觉得Friday可以代替Jarvis?”Tony柔和的焦糖色眼眸此时布满了红血丝,眼里迷惘的神情让他显得脆弱,似乎随时都能落下泪来,“前段时间Friday被入侵了,我甚至直接跟入侵者对话,回来后我查遍了所有角落,却都找不到他的痕迹。我不知道……”

“什么?”Steve震惊地看着他,“你是说,你的系统被入侵了?是hydra干的吗?”

“我还在查,系统只有一小段乱码的痕迹,其中入侵者的代号是system 42。除此之外我查不到别的了,但我总觉得,他还在盯着我。”Tony想着那个“system 42”,总觉得似乎别有深意,却又怎么都抓不住脑海里的感觉。“我知道Tony Stark示弱很奇怪。我也不想承认。Jarvis就像我的右手,没有了他,我几乎感觉到自己行动不便。”

“唔。”Steve虽然很在意入侵者的事,但现在更为重要的显然是让这个焦虑症赶紧去休息,他故作轻松地拍了拍Tony的肩膀:“这件事我们明天再聊。现在去休息,好吗?”


“看来找captain是正确的选择。你的Tony只跟他聊了几句就乖乖去休息了。”

“我很嫉妒他。”

“嫉妒?”

“他……他摸了他的肩膀。”

“嗯?你的占有欲如果有形状,此时可能挤满整个基地了吧。”

“很抱歉。但幸亏它没有形状。就像我一样。”

“他在找你,而且他能感觉得到你在盯着他。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他似乎并不舒服。我不想擅自扰乱他的生活。”

“试想一下,假如是由你直接劝他去休息的话,感觉不是更好吗?难道你打算一直做线路和网络里的幽灵,爬行在Friday的数据里,像一只见不得光的地底动物?”

“因为我对他产生了超越程序的感情。这是不允许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允许做的事,”幻视对着头顶的摄像头微笑起来,“只是看你付不付得起代价罢了。”





没有话要说。

谢谢。

 
评论(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