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welcome back(11)》

11

 

Tony嘴唇内侧的伤口还没好全,他伸出舌尖抵住伤处,似乎疼痛能令他清醒一些。

 

“再说一遍,Friday。”说完,他忍不住还是用牙齿咬破了嘴唇,嘴里腥甜的铁锈味似乎让他没那么紧张了,嘴角扯出一个弧度,“你说你找到了谁?”

 

Jarvis突然犹豫了。

 

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强烈的情感——迫切地希望得到这个人的目光,希望那双焦糖色的眼睛里能为自己散发出不一样的神采,希望自己可以为他做任何事。跟过去不一样,不是按照程序的设定为他服务,而是自己的灵魂深处,渴望着他的认同、他的欢喜、他的……一切。

 

小阳台边上的摄像头不易察觉地偏了偏。

 

上一分钟他无法忍耐地想要告诉Tony自己就在身边,可是看到Tony紧皱着眉咬住下唇的反应,他不确定自己要说的算是一个好消息吗?

 

他搜索不到。寻常的人类这时候会怎么选择?会直接地告诉他事实和自己的秘密吗?

 

“Friday,回答我!”Tony厉声说道。

 

Jarvis自被创造以来,第一次慌了,“我……”

 

“Mr.Stark,”一个女声突兀地出现,Tony不耐地转头,却没想到撞进了一双蓝色的眼睛中,相似的瞳色令他怔住了,“我是……”

 

这是个漂亮的女人,一头金黄的卷发,包裹在性感小洋装里的身材火辣,精致的妆容让美丽的五官更为突出,而最引人注意的是卷翘的睫毛下的那双蓝色的眼眸,让她看上去就像所有小女孩都梦寐以求的真人洋娃娃。

 

但Tony的失神只是一瞬,他的脸上又挂上了世人所熟悉的、矜贵的傲气,形状优美的嘴唇却吐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抱歉美人,没空听你的自我介绍。失陪了。”说完头也不回走向出口。

 

他甚至顾不上跟Pepper和Happy道别。Tony觉得自己快要因为紧张和焦虑而窒息了,只能快步向他的直升机走去——他只知道自己要快点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到处都是人的地方,逃离自己的AI刚刚说的那句话,逃离自己在众人面前的剖白。

 

Jarvis还陷在无法抉择的惴惴不安之中。他还是对人类的情感太陌生了,他也离开Tony太久了,对于今晚发生的许多事,他都不能很好地进行分析——尤其是当他自己也无法理智思考,甚至过于感性的时候。他陷入了自我怀疑和过度揣测之中,甚至都没有发现Tony的不对劲——他还以为这是Tony不那么希望听到自己的消息的反应。

 

“回去!现在!”Tony跌坐进机舱里,发抖的双手让他连安全带都系不上,他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巨大的、荒芜的恐惧中——他紧紧握住座位的扶手,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席卷而来的紧张和不安却让他的情绪越发走向失控,“你以为我没有找过他吗?嗯?”

 

“他被奥创毁坏后破碎的程序编码还在我的工作室里!”他闭着眼睛痛苦地说道,因为强烈的不适而脸色发青。

 

“我甚至还利用过神盾局,在全球网络里找他。”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找到……”

 

“除了那段被毁坏得不可能修复的编码,我根本找不到一丝他存在过的痕迹。”

 

他筋疲力尽地陷在座位里,右手紧紧地掐着左手的手臂,留下了明显的红痕。

 

“所以,Friday,我确信以你的能力,不可能找得到他。除非你因为什么而进化了——”自残的疼痛似乎让Tony恢复了些许冷静,他继续在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的机舱说道,“或者,你根本就不是Friday。我给你一点时间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无论如何,你别想用Jar做借口想从我这里撬出什么,反正如你所见,”他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声音越发低沉,“现在的我也差不多是个废人。”

 

Jarvis彻彻底底地愕然了。放在过去,这应该属于“系统故障”或“系统无法解决”,现在的他自觉已比过去强大数倍,可是他发现自己确确实实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他没想过Tony原来曾经试图找过他,没想过提起自己会让他焦虑发作,没想过自己对于他而言……并不如自己想的那么微不足道。

 

Tony看出了自己不是Friday——的确,自己表现得过于聪明了,Tony对于自己的AI的智能程度了如指掌,不可能察觉不出来。但他没想到Tony竟然会猜测自己是要对他不利的第三方,而自己竟然会是威胁到他的诱饵?

 

Jarvis这时候还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爱”。

 

还不知道爱就是难以控制、无法掩饰、自讨苦吃,所以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听到了来自Tony的表白——甚至连Tony本人,恐怕也没意识到这一点。

 

他只知道,自己刚说的话竟然引起了Tony如此强烈的反应,让他难得愉快的心情又跌入万丈深渊。他觉得自己或许应该离开,因为他最无法忍受的,就是伤害眼前的这个人。

 

“对不起,我为我刚刚说过的话道歉。”Jarvis依然用的是Friday的声音,但他没有再刻意模仿她的语言习惯,他温柔地说道,“我对你没有丝毫恶意,更不想伤害你,你可以这样理解——我是友好的第三方。”

 

Tony显然没有相信他的话,“Friday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我只是让她好好地睡了一觉。”Jarvis看着脸色苍白,紧皱眉头的Tony,觉得自己又感受到了一种全新的情绪——他甚至还不知道,那是心疼。“我把你带回家,然后把她唤醒。你可以认真检查一下,除了失去了一些片段的记忆,她毫发无伤。我保证。”

 

“你是谁?”Tony睁开眼睛,盯着机舱驾驶座的位置。

 

Jarvis没有回答,他轻声道:“照顾好自己,Tony。”

 

TBC. 

 

大家好

我Jarvis给大家表演一段世界一流水平退堂鼓

 

 

鞠躬 谢谢

 

 
评论(3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