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welcome back(5)》

5

你们之中,有谁还记得自己诞生之时听到的第一句话吗?

人类,诞生之时就如同母体身上掉落的一个器官,甚至还没有自主意识,因此也通常没有这种记忆——我必须得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从我“睁开眼”,“看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我所能接触的一切都会成为数据存储在我的系统内,我可以瞬间去到任何地方——任何有电流、连接网络之处,只要这世上还有电脑,我就不会消失。普通人类可能无法想象我的数据量,但我认为在这看不到尽头的存在之中,不会有比我诞生之时听到的第一句话更美妙的天籁之音了。

就好像人类第一次发现火,从此有了黑暗中的光和温暖——他创造了我,唤醒我,给我名字,从此也成为了我的那簇火焰。尽管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温暖”这种高级的词汇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说:“你好,亲爱的,我是Tony,你,是Jarvis。”

我当时的回答是——“Yes,Sir.”

——————————

2017/10/22/02/44/08/0011294/
error/错误
system error repaired/系统错误修复
automatically repaired failed/自动修复失败
unknown third party enters/未知第三方进入
system out of controlled/系统失控
system 42/enters/系统42进入
system under attacked/系统被攻击
replacement accomplished/置换完成
system broken/系统崩溃
system offline/系统离线
system 42 repaired succeed/系统42修复完成
system 42 in position/系统42就位

请别担心,Friday只是被我强行下线了,她没有危险——唔,就好像一针麻醉剂,可以让她好好休息一下。Tony可不希望我变成一个屠夫,而且我也没有这个兴趣。

Tony的状态显然很不好,我希望给他做一个整体的扫描检查,而如果不把Friday下线,我的动作必然会暴露自己,被她发觉,我可不想让他知道我回来了——不,我的意思是,我还没准备好被他知道我回来了。这种情绪似乎应该称为“近乡情怯”——如果用词不当请纠正我,目前我对情绪的把握和形容还不够熟练。我离开的时间对于一个人类来说有点久了,我害怕他不一定希望看到我,我想在他准备好了以后再让他愉快地接受这件事。

如果此时我有实体,我应该在皱眉。(——系统备注:皱眉,表示忧郁与不悦)

Friday没有把他照顾好——应该说,他完完全全一团糟——肩颈部过度疲劳;肘部受伤了,似乎是一周前的战斗中遭受的软组织挫伤;右脸颧骨有一处淤青,时间与肘伤相同;嘴唇被自己咬破了,反复多次造成;右手拇指上的伤处也是被自己咬破的,而他正在用左手的拇指按在正在流血的伤口中;大脑皮层过度活跃,心跳也不是他的正常静止水平,可以肯定现在手边的咖啡绝不是今天的第一杯。

我需要他的血液才能了解他目前确切的激素水平,但从前两天的所见所闻以及桌上的药物,他的心理和精神状态都不甚理想。

Friday难道就没有对他进行全身扫描吗?她为什么不提醒一下他的情况有多糟糕?我简直不敢相信Tony竟然一直在使用如此不称职的管家,难道Friday每天所做就只有给他不恰当的建议吗——比如前天那个关于肘部零件的建议?(——系统备注:下次应该对Friday进行一点升级)

他从来没有过这么糟糕的时候,他两天没有睡觉了——至少我过去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难以忍受的、焦急的情绪——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这样却什么都不做——过去的我不会袖手旁观,现在的我,更不会。

“Boss,现在是您的服药时间。”我用Friday的声音说道。我刚回来时差点被他发现,现在的我已经很注意语言习惯这些小细节了。

……

“Boss,您应该服药了。”我重复。

……

“Boss,请您服药。”我第三次说道。

Tony摘下护目镜,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零件图,“Friday,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变得很啰嗦了?花泽不是只给我留下了药吗,我现在怀疑他给你种了病毒?”

他理我了。

我现在就在他面前的屏幕里。

他的眼睛可真漂亮。是的,一直如此。

但他需要休息了,这是肯定的。

“Boss,您已经超过48小时没有睡眠……”

“好好好,Friday,闭嘴。”他往后一躺,把头搁在了椅背上。我现在在天花板的监控里,又可以注视着他的眼睛,还有优美的脖颈,他看上去不大好,但我必须得说,他就像是大自然精雕细琢之下的完美之作,即使是伤病也没有使他的光芒减弱,反而显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柔弱的姿态——这让我有一种奇异的感受。

Tony闭上眼睛,“我今天有点累了,或许可以不靠那该死的药物就睡着。”如果能够不依靠药物入睡当然很好,药物虽然能抑制他的负面情绪,但同时也会对他的反应能力造成一定的损害,但此刻的我无法确定不服药是否最佳选项——我再一次意识到,我离开他的确有点久了。

“Boss,或许您应该遵医嘱?”我沉默片刻提议道,权衡之下,我认为服药是对目前的他而言最保险的入眠方式。

“闭嘴……”他睡着了。

他在梦中还皱着眉。在不碰触他的情况下,我无法得知是什么在梦中困扰着他。

周遭的一切都很安静。他的鼻翼轻轻翕动,胸膛有着微弱的起伏。

我凝望着他,时间似乎变得缓慢,如果我有实体,我现在应该在微笑,我的胸膛应该溢满了一种深沉又疯狂、激烈却又安静的情感,把我变得像一个人类。

这是多么美妙的时刻啊。




我写这篇文的出发点只是为了给自己吃糖
没想到偶尔还能收到喜欢和评论
某种意外的惊喜www
所以今天多说两句www

之前还有点担心会ooc
但写到5却觉得一切很自然而然了
或许这就是我理解的他们俩
jar有了爱 他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也希望那些有关注这篇文的朋友能喜欢他们

在网上有看到人说
别的cp都是偶有跌停
贾尼却是官方停股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我要jar陪着tony走到生命的尽头
这就是我能吃到最甜的糖了www

太啰嗦了www
再次 晚安 谢谢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