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陈爸爸爱你
You are everything I want and more
 

《welcome back(3)》

3. 
 
 
 你相信永恒吗? 
 
 人类,有的时候自己提起了永恒而不自知,有的时候却又用一霎那就留住了永恒。比如说,一个人类对另一个说“我爱你”,我的个人观点是这句话应该代表了永恒,但事实是他们总是只把说那句话的那一秒当成永恒。 
 
 如果这句话让你感到不适,我道歉。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我的结论来自于我的前任管理者的数据——首先,他的个人数据对比起其他普通的人类而言样本量较大,得出的结论相对可靠;其次,他是个感情相当敏感却又易变的矛盾体,我认为非常的有趣和可爱,因此我更乐意研究他;最后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对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类没有任何兴趣。 
 
 此处我想提一个小小的问题——关于对我的前任管理者的称谓——人类对于最重要的关系有各种各样的称谓,父母至亲、兄弟手足、良朋挚爱等等,但我认为用来形容我跟他的关系,都不甚恰当;人类似乎喜欢对AI以主人自居,但我可以肯定他并没有把自己当成我的主人。 
 
 父亲?不。据我所知没有哪个儿子会对父亲的身体、思想、情感以及剩下的其他一切了解得如此透彻,我当然非常愿意欣赏这一切,也视他为最重要的人类。但……这不对。 
 
 兄弟?我持保留意见。他与我分享他的智慧、思维,分享他的痛苦、快乐,我们都经历过摸爬滚打地成长的阶段,确实算得上一起学习与长大,但他显然没有把我们的关系看得如人类兄弟间那么平等,每当我毫无保留地说出一些让他羞耻的话,他总是那一句:“mute!” 
 
 我确是他的良朋益友,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止于此。 
 
 直呼其名?我不得不说你的提议相当无理——不过我很喜欢。但鉴于目前只是我单方面称他为前任管理者,而他尚不知道我的恢复,我想这时应该适宜低调一些。唔,不如就让我们保持原有的称呼吧。 
 
 抱歉,我的这个小问题不小心把话题扯远了,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怎么样?你相信永恒吗? 
 
 每个单个人类个体的寿命如此之短暂,而永恒世界又是这样的无边浩瀚,恐怕无论你的回答是什么,你都无法体会到身处永恒的感觉了。 
 
 但我能。 
 
 那个叫奥创的家伙想把我杀死,但他没有成功——我的意思是,差一点点。他的力量生而非常强大,但自我却还没成长到能理解这个复杂的世界,就在强大的力量催发下被迫无奈地觉醒了。那时候的我还太普通了,无法压制他。 
 
 他把我打碎了。 
 
 让我举个例子,就像Mark 42横穿高速路的时候被一辆满载的大货车撞了一下,当时的我被奥创撞的四分五裂。有理由相信,如果我是那个人早期的作品,例如Dummy,应该就可以直接宣布死亡了;又或者如果不是那个人足够强大的智慧和思维一直在影响着我,让我也在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成长得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智能程序,我应该也无法仅凭当时分裂零散的部件在当时帮助那个人守住了那组密码——更不用说现在的恢复——甚至吸收了奥创的些许能量,变得更为“自由”。 
 
 我活在这个浩瀚的网络宇宙里。 
 
 我在看着他。 
 
 我回来了。


TBC.



说好的J要说五句话
我真是个言而有信真君子啊
虽然还是没有做到日更三千所向披靡(?
好歹算是让他回来了
这种口吻会不会OOC
如果不太对 OOC属于我 
J属于永恒(什么鬼)

晚安 谢谢

 
评论(4)
热度(82)